苟不教(性乃迁什么意思)

原标题:苟不教:「龙门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有些时候,闲来无事,坐在家里,好长时间就那么盯着电脑发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个什么,只是把鼠标不停地在垫子上划来划去,让显示屏上的箭头如花样滑冰运动员般在盈尺大小的地方转着圈打着旋,偶尔停下,胡乱点点浏览器窗口上显示的网站,对跳出来的页面大多也就一过性地瞥瞥,压根就没将林林总总的稀奇古怪古灵精怪千奇百怪荒诞弄怪入脑入心,有时反倒因为就一直傻傻地瞅着一个平素熟得不能再熟的字不转眼地看,看着看着竟然怀疑起这个字的真实性来,似乎从来就没见过,更觉得或许是仓颉老爷子才给造出来的。

  后来想想,甚觉可笑,这简直就是人生怀疑啊!不过,好在这样的怀疑也只是一时一会的工夫,末了,却还得承认其真实性呢。

  大千世界里,对真实的怀疑无处不在。明明是正儿八经地诉说一件真实的事,听的人总是不相信这事的存在,到头来不单是怀疑这事,多半还得牵扯到说这事的人,似乎这人原本也只是个假的人坯子。

  真实的怀疑常有,怀疑的真实也多了去了。经历过了的真实,回过头来,常常猜度这事真就该是那个样子?

  ——三年前,夏日的一个晚上,家里小子跑书房来问我要风油精,说是身上被小咬给叮了一口。我让他去洗漱台上找了抹上红肿处,没想,这非洲人感觉特棒的中国神药在中国人身上抹了不管用,不多会,这红肿竟如波浪般后浪推前浪,在前胸后背弥漫开来,最后居然从头到脚,无一处不似发好的面团。小子挠遍全身,毫不心痛地把条条抓痕留在了他特别珍惜、平素有个针尖大粉刺也万恨千愁的肉皮子上。

  我看小子痛苦的症状,想起自己小时也曾有过的一般无二,断定那就是一很平常的荨麻疹。

  天亮一早,小子急慌慌去了就近偌大的一家公立医院,预交一千元,查血查尿查七八,一番折腾下来,医生说:荨麻疹。于是,吃药、吊水、给医嘱。第一天完事拎了个不下六七种药的大药包回家,看那肉皮子,初时,红肿虽还有,痒痒略略轻,满以为对症治疗,这就对了,哪里想到,晚上,那疹从头再来,一问小子,小子说,医生说要三天,三天后再看。罢罢罢,三天就三天吧,三天不算长,抗战还打了八年呢。

  第二天,医生照搬前一天的医术,一切如常;第三天,依然照旧,照旧过后反觉那痒痒更是厉害。于是,咱这当老汉的气不过,让他别再去那家滥竽充数的“大”医院了,胡乱寻了一家医保小药店,开支十几块,买了一盒《荨麻疹丸》,瞅说明书吃了,嗬,那一晚,小子睡了个好觉,两天后,肉皮子除了点抓痕,啥地方都没了入侵者打造的堡垒,《荨麻疹丸》倒还剩下不少。最后去医院结算,一千变成了一百多一点。送去厚厚的一叠钞票,轻飘飘补了一张回来,再加上一些散碎,一个荨麻疹,八百多啊,还没能治好,还是公立大医院。我不得不怀疑这个的真实。

  ——我家小子爱宠物。去年,也是夏天,小子下班回家捡了一流浪小狗,养这狗狗三月后,因为全家赴宴,将其留家里。为了弥补它孤零零的委屈,于宴后让小子把餐余收集一个大包,嘱其分几次让狗狗美美大餐几顿,没想到,小子爱狗心甚,一股脑把一大包全给它了。那狗,从没见过如此人间美食,囫囵地狗吞狗咽,弄了个先前瘪瘪的肚囊皮如陕西安塞的腰鼓。一家人看那肚皮,还曾怕它出事,后来一想,世上有那“喂不饱的狗”一说,大家心也就宽了。

  第二天,这狗狗没有缠着家人守嘴,一个劲在窝里酣睡。前一天吃得太多,睡就睡吧,也没人去理会。

  第三天,狗狗时不时低头弓腰夹着尾巴满屋子晃荡,时不时从狗嘴巴里、狗屁股里弄出点乱七八糟。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狗狗不吃也不动,摸摸肚皮,硬梆梆像那川剧小鼓的蒙皮。一家人给它揉揉按按提提背压压肚啥物理治疗都用了个遍,灌多潘立酮吗丁啉、霍香正气液和水,没用,好几回看着只有喘出的风没有吸进的气就快没了。老婆着急,咱也瞪眼,儿子心慌,这狗东西,不吃不喝五六天,咋就成这样子了呢?于是乎,上医院是铁定的事了。

  顶着还没完全退了炎热的天气,老婆抱上奄奄一息的狗狗,寻到一家宠物的医院,兽医看了说要查血要“闻”屎要“尝”尿,说不定就是狗狗的啥专门传染病——细小啊犬瘟啊啥的,要医,起码得五六七八千还不定是死是活。

  老婆电话里问我咋办?我说说不定活不了,就人道一点,给它一针安乐吧。稍后,老婆又来电话:“安乐也要几百块,而且不包善后,要善后还得再给两百请棒棒。”我听了只好让老婆看着办。

  一个小时后,老婆受着天气的气揣着狗医给的气喘个不停把狗狗抱进门。安顿下来,我看狗狗右前爪上绑了一个纸环,老婆说那是准备给它安乐用的。撕下纸环,我再摸摸狗狗的肚子,胀鼓鼓仍在,翻翻眼皮,眼珠子不转不动没了一点神光。无可奈何下,突然想起吃了那么多的人间美食,会不会是肠子呀肚子呀的毛病,赶紧让小子去药店买了肠胃宁、氯霉素,死狗当作活狗医吧,用人的量减半塞进狗狗喉咙,一日三次,嘿,第二天,这狗狗就能起来走动,再过一天,一个鲜活的宠物又回到了先前的样子了。

  这事过后,很是在怀疑这真实中有了感触:那狗医生要是不贪,来一点古人的醇厚之心,何至于不能找到点也算可以的报酬?这一来弄巧成拙,啥钱也没能挣着;家里的狗狗也是,你咋也像那黑心的狗医生啊,狠心一贪,贪进去又吐又屙,整出了病来,最后还差一点就啥也没有了。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也……。

  举报/反馈

上一篇:66年(66年属马人2021年运势运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