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3日:2017上海时装周马兰戈尼时装秀高清现场来袭!

视频加载中...

2017年4月13日:2017上海时装周马兰戈尼时装秀高清现场来袭!

2017年4月13日:2017上海时装周马兰戈尼时装秀高清现场来袭!

“这一次,马兰戈尼的学生们展示的作品让人出乎意料之优秀,展示了在中国时装院校中难得一见的无限创意可能性。”

△当嘉宾落座,灯光散去,伴随着心脏跳动节奏的背景音乐,秀场背景板的两幅巨型屏幕上,按出场顺序同步播放着刻画了每个学生表情细节的短片。

缓解紧张的笑脸,闪烁泪光的眼睛,一次次深呼吸,在时装秀前夜的细微情绪,见证着梦想达成之际,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

你们看到的,

是台上的闪亮一瞬,

是鲜花、掌声和镁光灯;

你们看不到的,

是为之日夜颠倒的付出,

是深深地依恋与不舍。

△2017SFW IM SHOW Rehersal

△2017SFW IM SHOW Backstage

这不仅仅是一场时装秀,

更是这些心怀梦想的年轻人,

时尚生涯开启的地方……

点击视频,观看2017上海时装周马兰戈尼毕业秀,梦想绽放现场!

“死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

位于祖国西北大漠深处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革命烈士陵园,长眠着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开国中将,他就是曾率领17名勇士强渡大渡河的我国导弹试验靶场首任司令员孙继先。 9岁拜师习武,20岁参加红军,从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孙继先南征北战,戎马一生。作为东风基地的开创者及首任司令员,虽然在东风基地工作不到4年时间,可他把“青山头”作为了自己永久的宿营地。 1957年10月下旬的一天,志愿军司令员杨勇根据中共中央军委指示,通知孙继先立即回国,到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那里接受紧急任务。孙继先回到北京才知,这个紧急任务是去“搞导弹靶场”。 萧华对孙继先说:目前,为了打破美国的核垄断,粉碎他们的核讹诈,我们必须尽快制造出自己的导弹、原子弹。军委已决定抽调部队筹建导弹试验靶场,并决定由你负责筹建。 此时,擅长带兵打仗的孙继先对导弹一无所知,更不清楚导弹试验基地应该建成什么样。中共中央领导原子能事业的三人小组成员聂荣臻向孙继先传达了中共中央的部署和决定,并语重心长地叮嘱道,我们现在要走科技发展的长征之路,要爬尖端科学的“雪山”,渡新时期的“大渡河”,这是关系军队和国家未来前途的大事……是要下一番苦功才能攀登上去的,这个重要任务,对我们是一次新的考验,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完成好! 1958年1月,孙继先跟随由炮兵司令员陈锡联、总参作战部部长王尚荣以及苏联专家组成的导弹试验靶场勘察队,分别对陆上、海上靶场场址进行了空中和地面勘察,经多方论证确定了靶场场址。10月,孙继先带领由从朝鲜战场回国的志愿军第20兵团机关、部分直属部队改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训练基地开赴了新的战场。1959年2月18日,孙继先被任命为第20训练基地司令员。 在寸草不生的浩瀚戈壁上建设我国规模最庞大、技术最先进的国防工程,难度超乎想象。为鼓舞大家扎根戈壁,完成国家交给的神圣任务,孙继先提出一个口号:“死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在基地党委常委会上,孙继先说:“这个口号是我提出来的,但不是我发明的。当年刘伯承元帅受命组建南京军事学院,提出‘死在南京,埋在紫金山’的口号,以示要建好军事学院的决心。我是效仿刘帅,提出这个口号,也表示我们建好基地的决心。” 基地创建初期,孙继先号召基地上下节约粮食,减轻国家负担。 一次,孙继先去中南海向中央首长汇报工作,偶然得知自己每月工资加补助竟然超过了毛主席的工资,这让他心里很不安。 孙继先回到基地,专门召开常委会,议题就一个:减薪。他说:“理由有两个,一是国家困难,二是我的工资不能高过主席。”在他的提议和带动下,从基地常委到基层干部都不拿地区补贴,只拿基本工资,收入普遍下调。为这事,许多同志对孙继先是有意见的。 发展导弹事业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要长久地干事业,就得在戈壁滩扎下根,开荒种粮、发展农副业生产。在水库工地上,孙继先常常与基地官兵一起肩扛铁锹、挥舞镐头,硬是在戈壁大漠中建起一座面积9.25平方公里、蓄水容量达1700万立方米的水库。他从山东老家带来的甜瓜种子,也在戈壁滩成功种植。 为建设我国第一个导弹卫星发射基地,孙继先带领中国导弹发射事业的先驱者们,发扬革命军人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勇于吃大苦、耐大劳的光荣传统,在戈壁荒滩上舞起了向国防现代化进军的强劲“东风”! 当年,苏联专家预计基地建设需要15年时间,结果只用了不到3年,基础设施建设就已完成。就在苏联专家撤走后的第17天,中国在自己新建成的基地,由自己的技术人员独立操作,成功发射了第一枚地对地导弹。 其实,这种甘当开路先锋的果敢无畏早已融入孙继先的血脉里,在红军长征途中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1935年5月,中央红军向大渡河挺进,处境非常险恶。在安顺场,先遣队司令员刘伯承、政委聂荣臻向突击营营长孙继先交代渡河任务。受领任务后,孙继先带领17名勇士,在当地船工和老百姓的帮助下,冒着枪林弹雨,成功渡过天险大渡河,夺取并控制了对岸渡口阵地,为中央红军飞夺泸定桥创造了条件。 1962年3月,中央军委任命孙继先为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副院长。离开东风基地之前,孙继先来到刚刚落成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得知在3年多的时间里,已有300多位英灵永远安息在这里,他对身边战友李福泽说:“虽然我将调离东风基地,但我会告诉我的孩子们,我死后老骨头就埋在这里,永远和创建基地的烈士们在一起。” 1990年4月13日,孙继先因病逝世,享年79岁。按照他的遗愿,子女们把他的一部分骨灰撒向大渡河,另一部分安葬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永远陪伴着那些初创靶场的战友们,也默默注视着中华民族的飞天事业。 “死在戈壁滩,埋在青山头”,这句口号是孙继先提出来的,也是他一生的最后一个交代。

上一篇:张 俪:《小舍得》:人间清醒南俪,把妈妈宠成公主是最动人的告白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