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英雄儿女多壮志 五桂山青铸英魂

中山市五桂山街道全景图2016年10月30日。 南方日报记者 叶志文 摄

2016年10月30日:英雄儿女多壮志 五桂山青铸英魂

2016年10月30日:英雄儿女多壮志 五桂山青铸英魂

2016年10月30日:英雄儿女多壮志 五桂山青铸英魂

2016年10月30日:英雄儿女多壮志 五桂山青铸英魂

2016年10月30日:英雄儿女多壮志 五桂山青铸英魂

盛夏已至,五桂山延绵数十公里的山脉撑起了珠江西岸的屋脊。沿着建成通车的坦洲快线五桂山段一路飞驰,纵观山脉,满眼青翠。

五桂山脚下,南桥槟榔山村里,历时数月筹备的中山人民抗日斗争展览在古氏宗祠展出,向世人讲述着珠江纵队抗击日寇的革命故事。翠山碧海间,五桂山徜徉在红色历史长河中,革命烽火曾在这里燃烧。

百年征程波澜壮阔,100多个五桂山脉周边的革命老区村庄在中山党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昔日这里曾是无数英烈浴血奋战的革命老区,如今已成为人潮纷至的红色美丽乡村。当前,五桂山深挖辖区红色文化资源,把红色文化优势融入全域旅游发展助推乡村振兴。

产业旺起来了,农民富起来了,五桂山成为千千万万个中山乡村发展的缩影。一幅属于中山的红色美丽乡村新画卷正徐徐展开。

●南方日报记者 曾艳春 通讯员 五桂山宣

高举红色旗帜

抗日根据地在烽火中成立

五桂山,古称“香山”,北宋时期,“地多神仙花卉”让香山得名。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开辟了五桂山抗日根据地,组建了武装力量,成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古氏宗祠由此烙下红色印记。在广东革命史上,五桂山脉留下了100多个革命老区村庄,这些村庄成为中山党史演变、红色文化发展的见证者。

朝南桥村下辖槟榔山村的古氏宗祠走去,6月末,游人驻足在中山人民抗日斗争展览前,追溯着那段风起云涌的革命历史。

1938年10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的一年,广州及珠三角各县相继沦陷,中山成为战火中的孤岛。同年11月,为抗击日寇,中共中山县委在第一次武装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了以五桂山作为游击根据地的设想。

为保卫中山,中山党组织积极推动群众参加抗日运动,由欧初、谭桂明、杨子江、黄社雄、黄石生等共产党员参与组建的一批人民抗日武装,如雨后春笋般遍及各地。

为巩固建设华南地区敌后游击区,1941年7月,南番中顺中心县委派身经百战的“老红军”谢立全赴五桂山实地调查。经过他与梁奇达一个月的调研,谢立全认为五桂山拥有险要的地势适合开展敌后游击战。当地群众抗击日寇同仇敌忾,只要团结联系好群众,“山不藏人,人藏人”。

1941年10月,为了开辟五桂山根据地,解决根据地部队武器和给养问题,谢立全指挥“第二主力中队”“第一主力中队”扫清了五桂山外围的敌伪据点。次年1月,罗章有、黄智等共产党人马不停蹄带着仅有18人的游击先遣队,率先进入五桂山区合水口、石门一带,为建立根据地打前站。随后,欧初、卫国尧等人带领第二主力中队、第一主力中队进驻五桂山。

短短数十月,中山人民抗日武装部队深受群众的拥护,很快扎下根基,武装力量在不断壮大。1942年5月,驻五桂山的部队被整编为中山抗日游击大队。1943年秋,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和中共南番中顺临时工委移师五桂山,中山已成为珠江三角洲敌后抗日斗争的中心。

传承珠纵精神

古氏宗祠入选国家级抗战纪念遗址

步入如今的古氏宗祠,高高挂起的牌匾写着“中山人民抗日斗争展览”。这款牌匾正是由当年中山人民抗日义勇大队队长欧初所题。

在欧初所题的牌匾下,绘制了一幅硕大的油画。画作还原了1944年10月,中区纵队在五桂山南桥村古氏宗祠成立的情景。中区纵队的武装部队多达2700余人。油画站在最前面的是中区纵队司令员、一位作战经验丰富的“老革命”林锵云。中区纵队的成立,标志着珠江和粤中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新阶段。

1945年1月15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区纵队一分为二:在珠江地区活动的,成立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由林锵云担任司令员。

1945年5月9日,日伪军4000余人,兵分6路对五桂山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矛头直指五桂山心脏地带,所到之处,烧杀抢掠。珠江纵队奋起反击,在激战中,16名被打散的游击队员被困在一个破炭窑里,断粮整整7天。

敌人派出大队人马严密搜山,游击队员因多日未曾进食,身体极度衰弱,无法转移而全部被俘。日军将16名游击队员押解到五桂山石莹桥溪边的一块大石上,进行酷刑审讯,游击队员们英勇不屈,拒不透露半点主力部队的情况。敌人恼羞成怒,将16名游击队员全部杀害。

烈士鲜血染红了溪流,石莹桥溪边的大石从此被称作“劏人石”。当年的劏人石,现仍就位于十六烈士纪念碑旁。无数游人驻足于此,追溯着、聆听着烈士先辈惊心动魄的红色故事。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据记载,珠江纵队第一支队在中山抗日战场中经历大小战斗140多次,粉碎日伪“十路围攻”、打破敌军“五九扫荡”……以少胜多的著名战斗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

这些红色故事,生动地诠释了珠江纵队不畏艰苦、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在这些大大小小的战斗中,古氏宗祠、十六烈士纪念碑等一系列红色遗址,见证着抗日先烈英勇无畏的激荡岁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珠江纵队由小到大、由弱到强,逐步发展为一支拥有3000多人的抗日力量。它与琼崖纵队、东江纵队等兄弟部队密切配合,牵制后方的敌人,成为珠江三角洲敌后战场上的一面旗帜。

“我们要深入挖掘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红色故事,讲好党的故事、革命的故事、英雄的故事。”五桂山街道党工委书记方英恩表示,珠江纵队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党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的历史。

2020年,国务院公布第三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古氏宗祠作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珠江纵队司令部旧址入选,而广东省入选该名录的抗战遗址仅有两处。

2021年6月,中山人民抗日斗争展览在古氏宗祠展出。炎炎夏日,古氏宗祠人头攒动,游人来来往往,孩子们进进出出。一张张革命老照片已然成为爱国主义教育最好的样本,向世人传递红色的珠纵精神。

助力乡村振兴

红色革命老区焕发新活力

早在2005年,五桂山全境被划为生态保护区。南桥村处于生态保护区腹地,辖区总面积38.39平方公里,林地面积占16123.5亩,是耕地面积的16.5倍。作为生态保护区的核心地区,一直以来南桥村遵循“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在保护绿水青山的基础上发展产业。

红色革命老区村庄何以发展,弹丸之地如何扭转乾坤?

乡村振兴,以产业兴旺为重。对红色革命老区五桂山而言,发展文化旅游业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选项,也是实现高质量绿色崛起必由之路。而作为五桂山最典型的红色革命老区村庄,南桥村发展的关键一步在于充分利用红色历史资源。

古氏宗祠位于南桥村下辖的槟榔山村,这里是传承中山红色革命基因的重要载体。进一步修缮保护和开发利用珠江纵队革命遗址也是中山市全力推进的重点项目。

前不久,五桂山召开了攻坚2021动员大会,明确要以文旅破题为抓手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南桥村现有的旅游资源丰富,从古氏宗祠、十六烈士纪念碑到岐澳古道五桂山,重要的古道文化和红色资源集纳于南桥村内。

五桂山街道南桥村党支部书记冯秀凤表示,让红色文化真正“活起来”,就要把红色基因注入乡村振兴工作,充分利用南桥村红色革命老区优势,结合现有岐澳古道、逍遥谷等旅游资源,打造五桂山红道、古道、绿道三道合一的旅游环线。

现阶段,南桥村把握乡村振兴工作的契机,着力于村环境面貌和基础设施建设,制定了《美丽宜居村建设3年计划》,在过去的2020年里,已经完成了南桥村和平村小组美丽宜居示范村的建设,工业区、石窝口、南坑村美丽宜居村建设已在施工阶段;下一阶段重点乡村振兴工作跟乡村旅游产业结合起来,以和平村为试点打造乡村旅游胜地,做一个好的示范,其次逐步开始设计规划其他自然村小组美丽宜居村建设方案,并逐渐开始落地实施,争取2022年全面完成南桥村美丽宜居村建设。

2020年五桂山街道全域达到美丽宜居村标准,2021年五桂山将精准发力,加大桂南村、南桥村、龙石村等美丽乡村的基础设施、景观提升建设。红色文化、绿色资源已成为五桂山推进乡村振兴、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底气。

今年起,“广东森林小镇”五桂山将逐步投入4000余万元,加大基础设施、景观提升等方面建设,切实改善人居环境。五桂山将在辖区内打造集民宿餐饮、生态果园、休闲观光、红色旅游等特色产业为一体的“红色旅游休闲区”,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增加村民收入的绿色产业优势,不断丰富红色美丽乡村内涵。

“未来,我们将在产业振兴上下更大的功夫,把乡村振兴与乡村旅游紧密结合起来,争取早出成果,让更多的乡亲能在家门口就业、在家门口致富。”方英恩说。

话初心

珠江纵队队员后人黄跃进:

让父辈的革命事迹世代流传下去

位于中山市五桂山的古氏宗祠,是一座至今仍偏离于城市主干路之外、在山野之中的小小祠堂,昔日珠江纵队的指挥部就坐落在此,一目了然简朴的格局,记载着一段广东人民保家卫国、打响抗日游击战争的烽火岁月。这里同样也是黄跃进家庭所保留的红色革命传统的重要部分。

看着中山人民抗日斗争中斑驳的照片和展品,触摸当初先辈们生活战斗过的痕迹,黄跃进由衷地感受到父辈们所说的:“我们流血流汗,都是希望你们过得幸福”,这是一句看似平常却又沉甸甸的话。

黄跃进是中山市五桂山街道五桂山社区党支部党员。性格爽直开朗的他出生于一个红色家庭。他对父辈们的红色故事如数家珍,仿佛是一本行走的红色史书。

他的父亲黄旭,是一名光荣的革命战士,曾任珠江纵队第一支队情报站站长、中共中山县委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中山独立团政委等要职。

时间回溯至1938年,17岁的黄旭满怀救国志向,在抗日硝烟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往后听党话跟党走,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甘心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也就在这烽火岁月中,黄旭与在中山独立团中治病救人的卫生员伍丽珍结为伉俪,夫妻俩朝着共同的目标互助互励,相濡以沫。

1949年10月30日,时任独立团政委兼石岐市军管会主任黄旭,代表中山独立团向两广纵队献旗,见证了中山解放这一历史性伟大时刻。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如今,黄跃进家庭四代同堂,父母亲坚韧不拔、不怕苦不怕累的红色基因也成了他们成人成才的家风家训,即使90多岁高龄的老母亲卧病在床,黄跃进依然豁达面对,主动学习护理知识、悉心照料,家中晚辈也对老人关怀备至,视如珍宝,让老人家安度晚年。

红色基因,似乎是黄跃进家庭割舍不掉的血脉和情怀。退休之后的黄跃进大力宣传红色故事,当起了红色讲解员。

“作为后代,我们想把父辈的革命事迹流传下去,不能让这些英雄事迹湮没在时光里。”抱着这个念头,黄跃进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耗时两年搜集资料、探访革命先辈,于2019年出版了《五桂山儿女英雄传》一书。

该书以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为背景,根据老战士的革命回忆录和亲历者口传历史及革命前辈家传史料,融会贯通,相互印证,鲜活地重现了五桂山革命老区百姓及子弟兵不为人知的英雄事迹,歌颂了老战士们的革命情怀与人性光辉。

“希望后辈永远记得,无数先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了安宁的生活,我们要懂得珍惜和感恩。”黄跃进说。

上一篇:2013年1月25日:秋季的“她”依然风景优美、鸟语花香,“她”是?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