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三十九刑珊、从《星夜故事秀》到星夜相声大会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这个时候何云伟已经是德云社的台柱子了,大师兄就是大师兄,自然和别人不一样,给德云社赚了不少钱。老郭也很清楚这事儿,但德云社这个时候正是扩张的时候,用钱的地方太多太多了,要养活的人也不少,所以,每个月只给何云伟一点点钱。挣得多,得到的少,任谁心态都失衡。能调整过来最好,调整不过来的话,就会心理扭曲。偏偏,何云伟就是这样一个人,心里不敞亮。不满足于现状的他,开始在外面偷偷接私活儿;可惜,他做得不够隐蔽,再说了,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被老郭给发现了,于是,于是就闹了不少矛盾。老郭也明白,这事不能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德云社是个大平台,还有很多弟子,还有很多合伙人,如果开了先例,大伙儿都在外面偷偷接私活儿,以后还怎么管理?他同时也明白,给弟子的工资不高,弟子每一场的抽成也不高。怎么解决这个矛盾?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老郭这么做归这么做,反正何云伟就没忘掉以前的事。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李菁、何云伟2010年退出德云社,随即,他们联系2008年离开德云社的徐德亮和王文林,以及一批熟悉的相声演员,联合成立了星夜相声会馆。为啥叫这个名字?还是老郭的关系。老郭离开《星夜故事秀》之前,拉两个人到北京台主持这个节目,这两人现在离开了德云社,新成立的相声会馆就直接挪用节目名字中的“星夜”。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这波人有谁?应宁、王玥波、王大磊等。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之所以办成松散协会性质,就在于李菁的相声理想和老郭不同,他追求的是玩票性质,不想办成德云社那样的班子,公司化运营后,相声的味道淡了,人情也随之淡了。在星夜相声会馆,几乎不存在大碗,没有谁是这个团队的绝对的领导,一切都商量着来,群策群力。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这样一个松散型团体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好的地方在于来去自由不受约束,参与的话就有钱赚,不参与的话就没有马内。不好的地方是太松散,难以有大的发展。况且,随着国有院团对演员外出接私活的收紧,更难有大的发展。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至于李菁和何云伟这一对搭档,现在也裂穴了。李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影视剧上。至于何云伟,更不用说,开始转行到书法了。

刑珊:《德云社1/4世纪恩怨》(十三)(师徒官司+女记者是谁)

星夜相声会馆的金字招牌就是何云伟和李菁,李菁是名义上的班主。每次演出的节目单,两人都在最重要的位置,但李菁却往往缺席。

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清楚,何云伟嫉妒李菁班主位置,他觉着班主应该是他,他远比李菁有号召力,因为他是逗哏,李菁只是捧哏;逗哏理应是主角,捧哏理应是配角。对于心胸小的人来说,从来不愿意屈居人下,即便是多年的搭档。

何云伟在德云社最困难时候选择离开,现在又和李菁闹掰,他能和谁合作?他选择投奔侯耀华,而侯耀华因为侯耀文遗产一事儿闹掰。

漫长人生关键时候就那么几个,何云伟离开了德云社,离开了新婚妻子,离开了相声搭档,他还有什么不能离开的?

他的人生之路,越走越窄,越走越低。

有意思的是,2018年7月13日,李菁的“星夜相声会馆”入驻曹云金的“喜聚现场”,并进行首场演出。这意味着两个从德云社离开的人,成功牵手,再度合作。

这种携手,是同在一个剧场说相声,也可以说是报团取暖。毕竟,李菁的“星夜相声会馆”和小曹的“听云轩”日子都不好过。但这种开在商场里的小剧场,能否带来经济效益,能否带来名气,都值得怀疑。这个时候的李菁和小曹,已经不再是一呼百应的相声才子了。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德云社已经批量造星了好多年,旗下弟子几百人,面对“星夜相声会馆”和 “听云轩”,几乎是碾压。

这个时候,老郭、谦大爷已经带领德云社完成了东京巡演。

四十、不是师徒的师徒官司

2006年到2007年,老郭还有一件闹心事儿:收到北京大兴法院一张传票,有人告他诽谤。谁告了他?杨志刚,天津市红桥区文化馆老馆长。

对,就是那个杨志刚,老郭跟着学习很长时间的杨志刚。应该是师徒关系,为啥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

说起起因,很简单:老郭在博客上撰文《我叫郭德纲》,详细叙述了他在天津红桥文化馆的学艺经历。披露师父兼馆长的杨志刚“家中装修公款报销”、“整治郭德纲逼其扫厕所”、“与女同事同居”等若干作风问题。这篇文章随即被多家网站转载,经老郭本人同意,还刊发在一些平面媒体上。

这还了得,杨志刚看到老郭的文章后非常生气,一纸诉状把曾经的徒弟告上了法庭,并且不是民事的诉讼,而是刑事自诉:如果诽谤罪成立,老郭要因此坐牢。

网络是有记忆的,老郭发表在网络上的文字铁证如山,不可抵赖。关键是:老郭说的是不是事实?如果是,就不是诽谤;如果不是,就是诽谤。

大兴法院的判决挺有意思:认定郭德纲发表文章中虚构了“时任区文化馆馆长的杨志刚用公款装修自己的房屋及与女同事同居”的事实,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郭德纲的上述行为达到了严重(程度)。

这个认定挺有意思:虚构了事实,但不严重。也就是说:有这个事儿,但不像老郭说的那样。

基于此,法院判决:一、被告人郭德纲无罪;二、驳回自诉人杨志刚对被告人郭德纲附带提起的民事诉讼。

这个判决说明一点:老郭无罪。

但影响是恶劣的,媒体都认为老郭失了道德。无论如何,爆老师的黑料都是不道德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后来曹云金手撕老郭时候,不少人把这事儿又拿出来,说小曹是有样学样。唉,风水轮流转。

狗仔记者卓伟还在小曹手撕老郭时候蹭热度,不怕事大,公开质疑老郭和女记者的关系。

被曾经的口盟师父告上法庭,虽然老郭最后胜诉,但不论如何失了脸面:网友纷纷质疑其失了道德。案子过去13年了,现在百度百科杨志刚的介绍中,徒弟一栏中还写着郭德纲,教授其相声长达7年之久...

杨志刚和老郭很早就结识了,远在上世纪80年代,那个时候杨志刚是天津红桥文化馆馆长,老郭很小就在红桥文化馆厮混,对这里门清。但这个时候两人还没有师徒关系。直到老郭第一次去北京被退回天津,两人才算有了正式交往:文化馆一次表演中,因一位演员生病不能上台,杨志刚临时决定让小郭救场。这次救场,小郭表现出了曲艺天赋,于是杨志刚就动了把小郭招进文化馆的想法。小郭同意了,于是就进了红桥文化馆。

文化馆还有一个人:靳金来。这个可是老郭成长路上的贵人之一。他相中了老郭,认为这人未来肯定成为一个厉害的角儿。他提议,老郭同时拜他和杨志刚为师。当时也没有举行正式的拜师仪式,但馆里人都知道。靳金来还收老郭为义子,将毕生所学都传给了老郭。同时,靳金来还将好友杨乃华介绍给老郭,老郭又从杨乃华这里学到一身戏曲功夫。靳金来把老郭看成可以传衣钵的人;老郭也是他唯一的徒弟。

靳金来师父是刘聘臣,刘聘臣只收了靳金来一个徒弟。老郭为了报恩,成名后将靳金来孙子靳玺桐收归门下,当然这是后话了;爷爷栽树,孙子乘凉。说来好笑,老郭不但把靳玺桐收归门下,连靳玺桐的搭档朱凯也收了,赐艺名靳鹤岚、朱鹤松。

想不到吧?老郭一路成长,一路拜干爹,一路拜牛人为干爹。后来,他也有了很多干儿子。曲艺界就这回事儿:一个人可能有好几个师父,师父自然也有好多徒儿;一个人可能有好几个干爹,干爹自然也有好多干儿子。盘根错节,要想理出一个头绪来,真的很难很难。

怎么才能在曲艺界混下去,并且混得好?拜干爹,干爹越多,混得越好;拜师父,师父越多,混得越好。当然,干爹越牛逼,师父越牛掰,干儿子和徒弟就可以趾高气昂,因为资源多了,门第高了。

杨志刚收老郭为徒弟,两人是即是师徒,又是上下级,所以杨志刚对老郭非常信任,把馆里的一部分账目交给老郭管理,把自家装修的活儿也交给老郭去办。这个时期的两个人,不是父子情同父子。两个人你知道我的事儿,我知道你的事儿,包括大事小事,公事私事隐秘事儿。

时间来到了1991年,天津严查腐败,文化馆也在清查之列。查出什么问题?假发票,并且已经报销了。有多少?8000左右。报销自然要履行手续呀,顺着查下去,发现签名是伪造的,矛头指向了老郭。让人想不到的是,杨志刚这个师父不但没有捂盖子,反而大义灭亲,向有关部门举报了老郭。

据说,是靳金来做工作,又找了一些真发票冲抵,最后被认定冒领的金额是3100左右。老郭也承认了冒领公款的事儿,并积极退赔。但,裂痕自此产生,两人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随后,又继续来文化馆干了三年多,但工作很难开展,因为杨志刚朋友不少,没人再请老郭表演。

实在混不下去了,在靳金来的建议下,老郭第三次闯荡北京城。

虽然杨志刚举报了老郭,但这个事情恰逢天津严查腐败,如果不举报老郭的话,他就要承担责任。好在事情解决了,老郭并没有受多大牵连,还能在文化馆继续工作。两人面子上还是上下级关系,但师徒关系,已经名存实亡了。

老郭去北京发展,有人问起他的师承,他说自己师爷是白全福。白全福正是杨志刚的师父。于是,北京相声圈里人都知道,老郭的师父是杨志刚。可是,杨志刚这边却有问题了:

老郭另一个干爹范振钰在央视录制《曲苑杂坛》,恰好遇见杨志刚,问杨志刚:‘郭德纲是不是你徒弟?’杨志刚的回答模棱两可:是也不是!

上次杨志刚举报老郭,已经让老郭心生不满。现在竟然对于是不是师父的事儿模棱两可,老郭该怎么想?

还有一件事就是,金文声要教老郭评书,杨志刚打过电话给金文声阻扰。

这些事儿都让老郭寒心。

后来,2004年侯耀文要收老郭为徒弟,专门打电话给杨志刚,杨志刚说只是口头说说,并没有摆知,侯耀文这才收老郭为徒弟。

杨志刚和老郭师徒的情份儿,至此算是玩完。

两人真正撕破脸,是在2006年。2006年初,杨志刚接受《每日新报》采访,让人想不到的是,他这个时候竟然说他是老郭的师父,说自己是如何如何发现并培养这位很有潜质的小伙子。这让记者朋友很是吃惊:老郭不是2004年刚刚拜侯耀文为师,怎么又来了一个师父?

让记者更为想不到的是,他接着指出:郭德纲忘本不厚道,不认自己这个师父。

这次采访结束了,杨志刚似乎还不过瘾,又多次在媒体发声,都是指责老郭不厚道。

杨志刚说:“我对他付出的辛苦很大,他好多东西启蒙都是跟我学的,我敢说他跟侯耀文一句都没学过,他都是跟我学的,突然就这样子,出了个‘叛徒’,我心里能不腻歪吗?”

一直猜测杨志刚爆料的目的何在,也总是猜不透。老郭拜师是在1991年,距离2006年已经15年了。老郭第三次去北京闯荡是在1995年,距离2006年已经11年了。两人超过10年没有来往,为啥杨志刚要选择这个时间节点爆料?难道,就是看老郭红了吗?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人不怕事儿大,总嫌事儿小。有人把杨志刚爆料情况告诉了老郭,并向老郭求证。相声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同在一个圈子里混,老郭该怎么回应?

2006年3月,老郭在网上发布《我叫郭德纲》,没提杨志刚名字,但提官职,讲述了他与杨的过往,并披露了“曾用公款装修自己房子”、“与女同事同居”等情节。

杨志刚读了《我叫郭德纲》,自然读到了不利于自己的言辞,怒了,立刻召集律师、媒体及相声同行,一纸诉状提交到法院:郭德纲诽谤自己,要赔偿!

就因为杨志刚诉之法律,一周内成了舆论热点,骂老郭的声音铺天盖地。据老郭自己说,他这一周丢失的合同金额是170万。这在当时,可是个不小的数目。

后来又后来,老郭说:“如果说他(杨志刚)不为了名,为什么要对媒体说这些事情;如果说不为了名,为什么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如果说不为利,为什么最早索赔三百万;如果说不为了利,为什么自己降价到现在的二十万,我很不理解这些事情。”

据说,老郭这段话,又让杨志刚疯了,扬言要请五十家媒体开个声势浩大的新闻发布会。这又是后话的后话了。

有人总结了郭杨恩怨,你就当做段子来听吧:

郭靖和杨康的主要矛盾在于:当年杨康是领导,经常占大宋朝便宜,经常贪污公款,比如自家装修的钱却公款报销;杨康做了初一,下面人也就做十五。郭靖当时是杨康的口头上的最小的徒弟,装修的事都是郭靖出力,然后郭靖有样学样,把自家的装修款也从公款开支了。具体来说,郭靖当时一个月工资70元,报销了3100多元。

在大宋朝,这种乱报发票的情况太多太普遍,后来检察院上门,清理整顿,杨康自己有关系,顺利过关了。郭靖这一笔,他不想找关系处理,如果都处理了,害怕找不出来丁点问题,没法给上面交代。为了撇清,也为了给上面交代,就不管什么师徒情,极力要求把郭抓起来判刑。单位的书记实在看不过去,说退赔就行了。从此杨郭两人互看心生罅隙,郭在单位又呆了三年;据说受到杨很多排挤,几个月连着被罚扫厕所之类的事,终于出走了。

出去单干的郭靖还是自称杨康的徒弟,但杨康不但不承认,还到处说郭靖的坏话,逼得郭靖在天津呆不下,郭靖去北京时,杨康也破坏过郭靖谈的业务,金想收郭靖为徒,杨康也阻挠。

郭靖后来拜侯为师,杨康也阻挠过,后来郭靖渐渐出名了,杨康很不高兴,多次公开找记者说郭靖的坏话,郭靖于是写书反击,杨康就以郭靖诽谤告官。

前面这些都只是恩怨,没有谁对谁错,但最后郭靖的名气越来越大,杨康就反过来,说郭靖是和他学的艺,现在都不提他的名字。。。这就太没品了。

至于第一狗仔卓伟对于老郭和女记者的疑问,不少人好奇。有人猜测为某台的某妮,某妮直接否认:没我的事儿,别扯我。卓伟也发文:那位确实不是她。

有人急着否认,有人却急着承认,这个急着承认的就是一个叫邢珊的女子。

邢珊有一个男朋友叫李寅飞,何云伟的知心朋友,经常客串何云伟的节目;也是老郭的徒弟。据说,李寅飞还知道老郭和邢珊的关系。

哪有这样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的?

大家考证来考证去,最后考证出:郭德纲和女记者的事情,完全是由何云伟等杜撰出来的一次来抹黑自己的师傅郭德纲。

根据曹云金爆料时间节点,邢珊正在家乡上高中,和老郭不沾边。

上一篇:2016年10月30日:深圳:苦难中浴血奋斗,披荆斩棘迎春来
下一篇:2013年2月9日:如何认定代书遗嘱的法律效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