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犬: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女犬: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这件事情就是荒唐的"南海仲裁案",当时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由于没能靠煽动民族主义捞到好处,在连任选举时败给了来自来自南方的前达沃市长罗德里戈·杜特尔特。

女犬: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一番折腾下来,中菲关系持续升温、菲律宾经济安全水平都大有起色,国内的支持率节节攀高;唯独美国佬在背后恨得牙根痒痒。

女犬: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这样的势头如果能保持下去,对中国和菲律宾当然都是好事,只是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摆在了菲律宾人的眼前:

女犬: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再者杜特尔特今年已经76岁了,健康和精力都不足以应付第二任期,他急需为自己的事业和菲律宾国家利益找到一个可靠的继任者,我们中国无疑也希望菲律宾能出现更多的"杜特尔特"。

女犬: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中国有句老话,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女犬:虎父无犬女,萨拉能否效仿父亲,问鼎菲律宾的最高权力呢?

杜特尔特家的达沃市要拿中国来做比喻的话,菲律宾现在的状态有点类似于世族横行的魏晋时期:大约250个政治家族瓜分了这个岛国的统治权,历任总统也出自于一些大型的政治家族。

阿基诺家族的地盘是菲律宾第一大岛吕宋岛中心的打拉省,杜特尔特的政治盟友,众议长、前女总统阿罗约的家族则是邦板牙、南甘马邻和西内格罗斯三个地区的政治主导者,可以说,要当上菲律宾的总统,背后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家族作为后盾。

而杜特尔特家族的大本营,就是菲律宾第二大岛棉兰老岛最大的港口和经济中心达沃市,也是菲律宾第三大城市和南部的最大城市,地位非常类似于中国的广州。

杜特尔特家族本身原来是菲律宾经济大省宿务省达瑙市的军阀世家杜拉诺家族,从杜特尔特的老爸当上达沃省长开始,这个家族分支就把经营重心放在了达沃市。

杜氏家族刚来到达沃的时候,这里远没有后来第三大城市那样的荣耀,尽管这里有迷人的风光、优良的港口、丰富的海产,却也有遍布大街小巷的贩毒、凶杀、绑架勒索等黑暗肮脏的社会乱象。

1988年,杜特尔特当上达沃市长,开始用铁腕手段整治社会治安,和他后来当上总统的作为没什么不同,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

达沃社会秩序开始快速恢复,社会安定带动了经济发展,优良的自然条件开始得到充分利用,在杜特尔特治理下的达沃,竟然成为了菲律宾最安全的城市,号称可以"晚上在街头自由行走"。

这样卓越的政绩毫无压力就征服了当地的民心,杜氏家族在达沃地区的威望无人能够撼动,杜特尔特父亲当了20年达沃省长,而杜特尔特则足足做了22年达沃市长。

2015年,在大女儿萨拉的鼓励下,杜特尔特下定决心参选总统,对他来说已经成了自己家一样的达沃市政府可不能送给外人。

就在老杜决定参选总统的同时,萨拉参选达沃市长,结果自然不出所有人的意料:

萨拉以绝对优势当选市长,弟弟保罗则当选为副市长。达沃市周边的豪强们,还得继续围着杜氏家族为自己在菲律宾中央政府争取油水。

忙到流产的女强人如果我们中国人用"裙带"、"腐败"之类的字眼看待萨拉,以为她只是靠着父亲荫庇当上市长的,那就距离事实太远了。

萨拉毕业于菲律宾的名牌大学,做过律师和医生——这些都是标准的金领职业,曾经的理想是当一个小儿科医生。

本来萨拉确实只想成为一名律师或者医生,可在2010年的时候,老爹两届市长任期届满,不能再选下一任了,萨拉就被强行推了出来选市长,这样老爹可以以副市长的身份过渡一届,然后继续回来参选市长。

就这样2010年起,萨拉正式踏入政坛,执掌宛如家族产业一般的达沃市政。萨拉不仅守着祖产达沃,眼光还更为长远广大。

阿基诺政权因为和中国交恶,国内经济压力骤然上升,当时就有不少呼声呼吁杜特尔特出来参选总统。杜特尔特本人却对此迟迟犹豫不决,一度不想离开舒适的达沃前往马尼拉和其他大政治家族争斗。

在这关键时刻,萨拉剃去一头飘逸的秀发,以尼姑一样的发型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宣传"我们需要改变",明确请求父亲继续参选。

被女儿赶着跑的老杜只好放下架子,一心投入备选的工作,谁知后来竟然一举成功。

也许是身为女人,萨拉非常懂得博取民众的好感。2014年,她刚刚从代老爹"持有"的市长位置上退下来,开着车子不小心超速被警察抓到。

警察先生当然不会不清楚杜特尔特家族在达沃的土皇帝地位,因此小心翼翼地表示只要教育一下就算了,萨拉却竟然强逼着警察对自己按照规定没收驾照并罚款,消息一上报纸,民众的眼泪和支持率就跟不要钱一样哗哗地流向了萨拉。

懂得用软手段,也懂得用硬手腕,2011年,萨拉刚成为达沃市长,前往一座违法建筑视察拆除工作,面对迟迟没有动作的法警,人高马大的萨拉竟然一巴掌打在对方脸上,在摄像机镜头前当众展现女强人的铁拳。

这件事引起了不少争议,但是有一点是很清楚的:在达沃,绝对不能招惹萨拉·杜特尔特。

2016年9月2日,老爹杜特尔特喜成总统不久,大本营达沃市竟然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事件,造成十多人死亡,要知道,此前达沃的治安平静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之久。

老爹忙于国事,命令全国进入一级戒备状态,达沃本地的善后工作就落到了萨拉头上。可怜她当时正怀着三胞胎,却日夜奔波在各个市区,检阅安全部队,部署保安工作。

由于过度的操劳,等事件稍微平息之后,她再去医院体检,发现有两个胎儿的心音已经听不到了。

第二年三月,唯一幸存的孩子出世,总统外公杜特尔特专门飞往医院,和保温舱里的小外孙合影留念。萨拉不仅在达沃市政上有出色业绩,在菲律宾国内政坛也展现出不一样的才干。

前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前任阿罗约夫人是他政治上的敌手,阿基诺上台的时候发动诉讼对付阿罗约,萨拉则是阿罗约的支持者。

杜特尔特上台后,在萨拉的幕后运作下,阿罗约不仅得到赦免,还挤走与杜特尔特不合的众议院长阿尔瓦雷斯,当上了众议院新任院长,成为杜特尔特"平衡外交"路线的坚定盟友。

如果说阿罗约本来就和萨拉政治理念相合的话,那么对于前总统马科斯家族的交往就更能说明萨拉的手腕。

马科斯独裁统治了菲律宾二十多年,期间杜特尔特的母亲和阿基诺家族是坚决反对派,马科斯倒台之后,在阿基诺母子总统的压制之下,其家人迟迟未能再重返菲律宾政坛舞台中心,但是家族仍然把持着北伊洛戈省的大权。

杜特尔特为了利用阿基诺家族和马科斯家族之间的矛盾,公开宣布看好小马科斯作为自己的继承人,萨拉则和马科斯长女艾美保持着密切联系,意图利用对方深厚的人脉资源为自己进一步争取盟友。

中美平衡如何玩?就国内条件而言,应该说萨拉已经具备了当总统的一切可能,只是菲律宾这样的小国政治,历来要受到大国,尤其是中美两大超级强国的影响。

前车之鉴就是老爹的前任阿基诺三世。作为被美国殖民近百年的国家,菲律宾无论是民间还是军政精英,崇拜、畏惧美国的势力远远大于亲近中国的势力,因此阿基诺为美国火中取栗的行为在动机上并不难以理解。

只是超出菲律宾人想象的是,中国竟然没有把自己和背后的美国主子当回事,强硬声称"南海仲裁决议"不过是一张废纸!

杜特尔特上台之后的政策大转圜,未必不是看到了中美力量对比此消彼长的结果。作为父亲骄傲的市长继承人,萨拉无疑对父亲的政治路线采取了坚定的支持态度。

自从父亲当上总统之后,来自中国的大量合作投资就顺利地进入达沃市,杜特尔特访华,有一个项目就是中国企业建设开发达沃海港,受惠者当然就是萨拉市长。

2018年10月28日,中国驻达沃总领事馆成立,达沃还开通了飞往杜特尔特祖地晋江的航班、以及直通秦皇岛的货物航线,达沃-萨马尔岛大桥开工也取得了巨大进展,这一连串的合作,没有萨拉的支持是不可能如此顺利的。

当然,菲律宾国内的美国势力依然强大,美国和菲律宾的军事合作协议也依然有效,另外作为中菲关系之间最敏感的南海问题,也随时可能被美国再次利用煽动菲律宾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反对中国。

务实又现实的杜特尔特深知这一点,因此尽管他大力拥抱中国,在语言上多次冒犯美国领导人,在实际行动上却没有采取有损于美国关键利益的方针。

反而表示,不会要求美军从菲律宾撤出,使得美国对他即使多有不满,却也没有采取激进的政策,像对付萨达姆、卡扎菲这些人一样,谋求颠覆杜氏政权。

可以相信,萨拉如果能成为菲律宾下一任总统,菲律宾仍然会继续沿着"平衡外交"的路线在中美之间来回摇摆,不过对中国而言,和菲律宾、特别是达沃市的经济合作将会继续推进,也要对南海问题上出现杂音做好心理准备。

有句话说得好,中国和菲律宾是搬不走的邻居,好好相处比什么都重要。

文/李清宇

上一篇:2012年7月30日:陕西师大硕士下落不明8年,玻璃心的背后,是家长亲手培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