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智原:刘智原一行来巴考察并缅怀刘伯坚烈士

4月1日刘智原,刘伯坚长孙、北斗融合通信董事长刘智原一行来巴考察并赴平昌县缅怀刘伯坚烈士。

在平昌,刘智原一行在刘伯坚烈士纪念碑前敬献了鲜花,瞻仰了刘伯坚纪念馆、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石刻标语园。在川陕苏区将帅碑林和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刘智原一行详细了解革命先烈的生平事迹,参观馆内收藏的红军文物,追忆当年红军浴血奋战的场景。

巴中军分区政治委员廖诚周陪同。(记者 张维)

原标题:刘智原一行来巴考察并缅怀刘伯坚烈士

最高法院判例,管理者和股东签股权协议起争议,诉请确认股东资格

刘智原:刘智原一行来巴考察并缅怀刘伯坚烈士

导读

(2019)最高法民终21号,管理者和股东签订《股东协议》获25%股权,管理者起诉确认股东资格,最高法院认为《股东协议》并非股权转让取得的意思,而是收益分配。

一、香港公司全资设立国内公司,管理者签《股东协议》起争议

福鼎市天行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设立于2004年1月,巨龙公司为唯一登记股东,巨龙公司为香港依据公司条例注册的公司。原公司董事为刘智原、联辉代理人有限公司(LinkfairNomineesLimited),刘智原担任巨龙公司董事直至2016年1月3日。巨龙公司《章程》第19条(g)款载明,除条款规定授予的一般权力外,董事有权:“根据公司章程要求,以董事认为合适的方式投资、出借或其他方式处理公司的金钱或财产;并不时调整或释放此类投资。

2013年4月,姚义明、姚义芳、刘智原三人签订《股东协议》,载明:兹有姚义芳向天行健公司借款1680万元及所产生的利息120万元共计1800万元。天行健公司三位股东,其中刘智原占50%股份,姚义芳、姚义明各占25%股份,现因姚义芳暂无力以现金还款,经三位股东协商一致,同意姚义芳将1800万元折成股份8%,增加至刘智原在公司原50%股份中。股权变更后,刘智原占天行健公司注册资本金的58%,姚义明占25%,姚义芳占17%。之后,姚义明以此协议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其持股25%天行健公司股权的股东资格。

二、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据《公司法解释(三)》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当事人之间对股权归属发生争议,一方请求人民法院确认其享有股权的,应当证明以下事实之一:(一)已经依法向公司出资或认缴出资,且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二)已经受让或者以其他形式继受公司股权,且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涉案《股东协议》内容均不符合前述规定,驳回了姚义明的起诉,姚义明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法院认为:

(一)、涉案《股东协议》理解为刘智原(作为股东或者投资者代表)与经营管理者姚义明、姚义芳就天行健公司收益分配所作的特别约定具有高度可能性。该约定作为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各方均应依约全面诚实履行。

(二)但姚义明起诉的是确认其股东资格,一审判决驳回姚义明起诉结果正确,予以维持。

三、本案的总结

(一)、实践中,股东资格纠纷,合议庭一般审查出资证明、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出资证明书、工商登记、参与公司经营管理、行使股东权利等综合确定,仅以单方面文件或者因素难以直接确认股东资格。

(二)、重点应当考虑以下内容:1、出资人设立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比如签署发起人协议、签署公司章程);2、实际的出资或者认缴出资、受让股份的行为;3、有无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比如作出股东会决议);4、有无参与公司的分红;5、有无其他行使股东权利的行为。通过认定资格文件的对比考察,结合实际行使股东权利的行为,从而认定股东之间的股东资格认定。

(三)、股权的取得有原始取得(设立公司出资)和继受取得(转让继承等),而本案中的姚义明取得股权的路径不明,如何能取得股东资格?其诉求自然无法得到支持。

四、律师体会

笔者办理过不少股权纠纷,就股权的取得来说,实践中花样繁多,比如离婚分割、债务抵消、让与担保、代持、资源股等等各种途径取得股权,此时为取得股权签订的协议,应将股权如何取得和股权的对价作为关键条款来关注,这是许多股权纠纷发生的起因。

上一篇:郑颖颖:郑大一附院心内心外交叉学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研讨会举行
下一篇:今天什么时候立秋:今天立秋,是“公秋”还是“母秋”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