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拒绝道歉:陈凯歌回忆录涉诽谤邱路光且拒不道歉 法院登报公告

新京报讯(记者 王巍)在一起名誉侵权案件中,导演陈凯歌被法院认定在2009年出版的回忆录中构成了对当事人邱路光的侵权陈凯歌拒绝道歉。此后陈凯歌拒不道歉。2019年1月8日,海淀法院公告表示,因陈凯歌拒绝履行判决中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根据当事人邱路光申请,法院刊登判决书部分内容向社会公示。

公告显示,原告邱路光与被告陈凯歌名誉权纠纷一案,因陈凯歌拒绝履行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初字第20203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即在“《法制日报》、《北京晚报》、《作家文摘》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邱路光申请执行,法院现将判决书的部分内容刊登如下:

法院判决认为,名誉,指社会对特定人的品行、道德、才干和情操等方面的综合评价。名誉权,是民事主体对其名誉享有的不受他人侵犯的权利。根据法律规定,“撰写、发表文学作品,不是以生活中特定的人为描写对象,仅是作品的情节与生活中某人的情况相似,不应认定侵害他人名誉权。或者虽未写明真实姓名和住址,但事实是以特定人或者特定事实为描写对象,文中有侮辱、诽谤或者披露隐私的内容,致其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泄露并宣扬他人隐私,给他人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的,也是侵害名誉权的行为。隐私,通常是指个人的私生活,包括个人生活和行为上所不愿公开的一切秘密。

庭审中,陈凯歌经法院公告传唤未到庭应诉,实际放弃了答辩的权利。被告陈凯歌在不能证实自己所描述情节真实性的前提下,杜撰的原告邱路光与女护士接触、私逃后又被抓回的经过,甚至被开除党籍军籍和判处刑罚的内容,具有诽谤、贬损原告邱路光人格、披露他人隐私的过错,在一定范围内势必造成原告邱路光社会评价的降低,被告陈凯歌应承担相应的侵犯原告邱路光名誉权的侵权责任。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如下:一、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被告陈凯歌在《法制日报》、《北京晚报》、《作家文摘》向原告邱路光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道歉信的具体内容由本院审核。

判决同时显示,“如被告陈凯歌到期不履行,由本院将本判决书主文通过上述媒体发布,相应费用由被告陈凯歌负担。”

新京报记者 王巍

编辑 潘佳锟 校对 危卓

一周文化热点|“艺术升”耽误数万考生报名,陈凯歌侵权拒不道歉

在这个信息超载的年代,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新闻在你的手机上弹窗,其中总有一些更值得关注的内容。我是艺绽采编小组的晴二,带你每周回顾一次热点文化事件,留下一点浅见。

陈凯歌拒绝道歉:陈凯歌回忆录涉诽谤邱路光且拒不道歉 法院登报公告

对标长视频,短视频要守这些规矩

陈凯歌拒绝道歉:陈凯歌回忆录涉诽谤邱路光且拒不道歉 法院登报公告

短视频平台的管理规范靴子落地,把保护未成年人和重视版权放在了突出位置。

陈凯歌拒绝道歉:陈凯歌回忆录涉诽谤邱路光且拒不道歉 法院登报公告

“艺术升”崩溃堵住艺考升学路

陈凯歌拒绝道歉:陈凯歌回忆录涉诽谤邱路光且拒不道歉 法院登报公告

八大美院的报考渠道都被一家成立没几年、非官方的第三方平台包揽,考生的重要信息乃至前途命运被系在“艺术升”上,实在奇葩。而那些五花八门的“VIP会员”“加急审核”服务让人更加愤怒,考试报名怎变成了敛财的工具?

3

“院线牌照”提法首现,国内院线或将洗牌

国家电影局近日下发《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首次提到了“院线牌照”这一新鲜事物。《意见》提到“鼓励发展电影院线公司”,并对成立电影院线公司提出了五项必须具备的条件,只有控股影院数在50家或拥有300块以上的银幕、年票房收入不低于5亿元且无相应违法违规行为的影投公司,才有机会申请院线牌照。业内人士认为,国内院线即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一些小院线可能被大院线吞并重组。详见相关报道(图/北晚新视觉)

年票房收入不低于5亿元,光是这个标准就能淘汰掉一大批影投公司。电影院线公司跨地区、跨所有制整合将大量出现。

4

故宫淘宝彩妆上市不足一个月即停产

在彩妆产品推出不足1个月后,1月5日,故宫淘宝表示:“故宫淘宝原创系列彩妆,从外观到内质仍有很多进步空间。所以我们决定,全线停产,不断完善,直至把最好的推送给大家”。 故宫淘宝还承诺,彩妆再次上架时不会涨价。另一边,针对故宫淘宝宣布下架旗下全部彩妆一事,6日,与故宫文创合作推出口红的北京华熙海御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双方合作进展顺利,预售产品正常交付。详见相关报道(图/故宫淘宝)

太多打着“国货之光”营销的国产化妆品伤了消费者的心,故宫淘宝彩妆选择停产算是一种主动反思。故宫文创与故宫淘宝的“嫡庶之争”先放一放吧,有好口碑高质量的一方才能笑到最后。

5

最懂茨威格的人走了,翻译家张玉书离世

北京大学德语系教授、资深翻译家张玉书1月5日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安详离世,享年八十五岁。离他翻译的《茨威格小说全集》计划上市时间还有4个月,可他却再也看不到了。张玉书翻译了大量茨威格作品,如《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人类群星闪耀时》《昨日世界》等已成为德语文学汉译名篇。详见相关报道(图/东方IC)

张玉书一直推崇朱光潜先生的一句话:“没有不能翻译的东西,只有没有理解的东西。”他用翻译架起一座桥梁,将中国读者与茨威格、海涅等的心连在一起。

6

自家人打自家人,阎肃妻女起诉阎肃儿子

据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微博消息,因对阎肃音乐著作权收益分配比例无法达成一致,阎肃之妻李老太、阎肃之女阎女士将阎肃之子阎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对被继承人阎肃享有的音乐著作权之财产权进行析产,判令李老太享有三分之二,阎女士享有六分之一。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1月8日阎肃之子阎宇发文回应此事称:“关于著作权收益比例我们家人从未讨论过,也没有分歧。我家姐几十年打桥牌属世外高人从不涉及世俗之事,所以有错的必然是我。”详见相关报道(图/北晚新视觉)

名人离世后,最难堪的便是家中利益纠葛闹上法庭。终究是一家人,别让逝者在天之灵也难以安心。

7

陈凯歌侵犯名誉权拒不道歉遭公示

导演陈凯歌近日被法院认定在2009年出版的回忆录中构成了对他人侵犯名誉权,他描写原告邱路光为“其人的霸蛮,却有所闻”“自身是否为人,如何做人,全不重要,本是这类人的可怜处”。此后陈凯歌拒不道歉。1月8日,海淀法院公告表示,因陈凯歌拒绝履行判决中书面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义务,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法院刊登判决书部分内容,向社会公示。1月8日,星权律师事务所发布陈凯歌就名誉权纠纷案件的说明,表示由于其未收到传票,因此对判决结果并不知情。详见相关报道(图/北晚新视觉)

在自传里造谣、杜撰别人的事情,还拒不道歉,大导演着实有点跌份儿了。

8

汀洲会馆、永定门城楼将规划开放

1月8日东城区两会上宣布,2019年东城区文物保护和利用将有新动作。汀洲会馆将筹划对公众开放,永定门城楼内的展陈空间,也刚刚结束与某文化单位的使用协议,腾空出来。城楼内有一处约300平方米的展览展示空间,正在酝酿推出反映永定门城楼修建、复建历史的文献展。东城区还采取多种方式将文物活化,服务于更多市民的文化生活。详见相关报道(图/北晚新视觉)

期待更多文化地标走向开放,回归公共文化价值。

-END-

这周就这么过去啦~

▼艺绽热门阅读文章▼

本期作者、编辑:晴二

本期监制:贾薇

上一篇:2005年:2005年的德云社相声什么样,新鲜、纯粹、卖力气,非今日可比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