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3是什么日子:历史上的今天:8月23日

一.1884年 8月23日 马尾战爆发

8.23是什么日子:历史上的今天:8月23日

8.23是什么日子:历史上的今天:8月23日

据报纸报道,1937年8月23日午后1时,在上海公共租界,江西路附近,“有一炸弹自天空落在美国海军堆栈屋上,直穿三层楼至底层”,“又有一弹落在南京路,直坠先施公司三层阳台上,当即爆发,永安与先施两公司及邻近各商店大受损伤,管理红绿灯及指挥交通之巡捕及两公司顾客,与来往之中外人士,被炸死伤者达七百以上”。  28日下午2时许,在上海南站,“敌机十二架,在南站附近共投炸弹八枚,该站站台、天桥及水塔、车房被炸毁,同时在站台候车离沪难民均罹于难,死伤达六七百人。死者倒卧一地,伤者转侧呼号,残肢头颅,触目皆是,血流成渠,泥土尽赤,景象之惨,无以复加。”  “二十八日南站的大轰炸,难民死七百人,伤不计其数。三十一日,在杨行汽车站候车离沪的难民伤兵二百余人,全数炸死。”  8月24日,《救亡日报》报道说:  记者有一个亲戚,是八月二十三日逃出来的。他以为这次战争跟“一·二八”差不多,所以,当一条街都搬光了,他仍与二袋白米共存亡。但是,枪声却一天天紧了,他很后悔,但已经晚了。二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他们的楼前窗外一片通红,他们以为是隔壁火烧了,连忙从屋子里逃了出来,躲到弄堂里去,他们抖索着从弄堂门向外望,那斜对面的祥裕里房子已经是火光冲天了。  对亲身经历的恐怖,他叙述道:飞机的轰炸,使四外奔逃的群众,接二连三地倒下。一个中年男子,背部被炸出茶杯大小的窟窿,红得发紫的血不断地从那涌出来,当他倒下的时候,他还用左手从上身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来,反手过去掩护自己的伤口,这个动作只做到一半,他的呼吸便停止了。我正预备代他发出求救的呼声,另一个更惨的情状夺取了我的视线,一 个守白衣黑裤的妇人,右臂虽被炸去,却还乱哭乱嚷的向西奔跑,等到她听到路旁的人说她炸断手臂的时候,仅仅“回首一顾”,便不声下响地倒了下来。  街道中,汽车和人力车部都在运送着鲜血满身的男女,其中有一辆人力车上,一位穿着黑拷绸短衫裤的老年人,双手抚着他被炸破的头颅,疯狂似的叫喊着。在他的两膝间,还僵卧着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子。  8月28日上海火车南站被炸后,一名被炸伤的幼儿在剧痛和惊骇中嚎啕大哭的惨状被日军炸死的上海市民上海人民争先恐后逃离家乡,痛苦悲怆,流亡他方日军入侵上海,大批难民从虹口、闸北地区经外白渡桥逃入租界。

8.23是什么日子:历史上的今天:8月23日

三.1939年 8月23日 日军包围香港

1939年8月13日,日军为切断中国军队补给线,令第十八师团顺珠江集结虎门,准备进攻深圳,并通知英国当局勿妨碍日军行动。当日晚,第十八师团从虎门启航,次日拂晓在宝安附近登陆。守军余汉谋部第一五三师、第一五九师不战而退,日军未遭任何抵抗即占领深圳,15日占领沙头角一带。8月23日,日军1600余人集结宝安威胁香港。香港当局由新加坡调飞机100架充实防务,并征集英侨担任巡哨。次日,深圳日军续增至4000人。25日,日军大小舰40余艘突至港外,港粤交通完全断绝,香港英海军当局决定封锁海面。

四.1939年 8月23日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订

1939年8月22日坐飞机动身去莫斯科的。他随身带着希特勒亲笔的全权证书,握有同苏联缔结一 经签字立即生效的互不侵犯条约和“其他协定”的大权,也带着大批随员。第一天晚上,德国代表团在东普鲁士的柯尼斯堡过夜,据施密特博士说,里宾特洛甫在那里工作了整整一宵,不断同柏林和伯希特斯加登通电话,而且为准备同斯大林和莫洛托夫会谈而作了大量的笔记。  载着德国代表团的两架“秃鹫”运输机在8月23日正午到达莫斯科。在大使馆匆匆吃完午饭以后,里宾特洛甫就急急忙忙赶到克里姆林宫去会见苏联独裁者和他的外交人民委员。第一次会议继续了三个小时。据里宾特洛甫在“特急”电报中告诉希特勒,这次会议对德国人说来进行得很好。从德国外交部长的电报来判断,根本没有任何困难就使苏联将置身于希特勒发动的战争之外的互不侵犯条约的条款达成了协议。事实上,据他报告,唯一的困难是如何瓜分赃物这样一个显然很小的问题。俄国人要求德国人承认拉脱维亚的利包和温道两个小港“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由于拉脱维亚全境都划在划分两国势力范围的界线的苏联一面,这个要求并不是多大的问题,希特勒很快就同意了。里宾特洛甫在第一次会议后还告诉元首说,“预期将就整个东欧地区划分势力范围的问题签订一项秘密议定书。”  全部文件——互不侵犯条约和秘密议定书——当天晚上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第二次会谈的时候签字了。德国人和俄国人达成协议太容易了,因此在这次一直开到第二天清早一两点钟的宴会式的会议上,绝大部分时间不是花在什么严重的讨价还价上,而是用来对世界局势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进行热烈而友好的讨论,中间还充满了克里姆林官庆祝会上决不可少的敬酒干杯。  两年以后,当德国军队违反上述条约而大举侵入俄国的时候,斯大林仍然认为他背着到莫斯科谈判的英法军事代表团而同希特勒进行的这笔丑恶的交易是有理的。1941年7月3日他在对俄国人民的广播中自吹自擂他说:“我们保证了我国获得一年半的和平及准备自己的力量来回击敌人的可能,如果法西斯德国敢于冒险违反条约来进犯我国的话。因此这毫无疑义是我们赢了,而法西斯德国输了。”  究竟是不是如此呢,从那时以来,人们对这一点一直在争论。这一笔卑鄙的买卖给了斯大林一个喘息时间——俄文叫 peredyshka——正如沙皇亚历山大一世1807年在替尔西特从拿破仑手里和列宁1917年在布列斯特——立托夫斯克所取得的一样,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它也在一个短的时期内给了苏联一个远在俄国原有边界之外的前进阵地,其中包括在波罗的海国家和芬兰的基地——而付出代价的是波兰人、拉脱维亚人,爱沙尼亚人和芬兰人。尤其重要的是,如官方的苏联《外交史》后来所特别强调的那样,它使俄国可以放心,如果俄国在以后受到德国的进攻的话,西方国家也已经无可挽回地卷入了反对第三帝国的战争,而苏联就不会象斯大林在1939年整整一个夏天都在担心地那样,单独对抗强大的德国了。  所有这些毫无疑问都是事实。但是还有相反的论点。到希特勒掉头进攻俄国的时候,波兰和法国的军队以及英国派到大陆来的远征军已经被摧毁了,因此德国可以调动全欧洲的人力、物力扑向俄国,而可以束缚它的手脚的西方战场却已经不存在了。1941年、1942年和1943年整整三年之间,斯大林一直在抱怨欧洲没有第二战场,俄国不得不承担几乎全部德国军队的压力。现在1939—1940年是有一个能够牵制德国军队的西方战场的。如果俄国支持波兰而不是在背后给它一刀的话,它也不可能在半个月之内就被扫荡净荆不但如此,如果希特勒知道他要打波兰和英法就必须也要打俄国的话,很可能根本就打不起来。就是在政治上胆怯的德国将领们,如果根据他们后来在纽伦堡的证词来判断的话,也可能立定脚跟反对同这样强大的一个联盟来进行战争。据法国驻柏林大使说,在5月底的时候,凯特尔和勃劳希契都曾警告过希特勒,如果俄国参加敌人一方,战胜的可能性是很少的。  自从参加国际联盟以后,苏联曾树立了一定的道义上的力量,以和平的维护者和法西斯侵略的主要反对者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现在,那种道义上的资本已经丧失净尽了。  最严重的是,由于同纳粹德国完成了这笔龌龊的买卖,斯大林已发出了一场战争就要揭幕的信号,而这场战争又肯定将演变成为世界大战。他毫无疑问是明白这一点的。后来的事实表明,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德方代表里宾特洛甫在《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上签 1939年8月,苏联同意德国的要求,就签订两国互不侵犯条约举行谈判。

五.1958年 8月23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炮轰金门

1958年8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奉命对国民党金门防卫部队和炮兵阵地等重要军事目标及驶往金门的运输舰进行猛烈炮击,击毙金门防卫司令吉星文、赵家崮、章杰三个中将,击伤运输舰一艘。24日至9月8日,前线陆、海军联合作战,又击沉、击伤国民党两艘舰只,并封锁了金门。美国政府为摆脱为国民党军护航的被动局面,诱使国民党军撤出沿海岛屿,以实现其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中共中央为粉碎美国的阴谋,决定以金门、马祖拖住美帝国主义,10月6日,国防部长彭德怀发表《告台、彭、金、马军民同胞书》,宣布停止对金门炮击一周,让国民党军恢复补给,但以美军不得护航为条件。  这次战役是自国民党当局败退台湾之后,两岸军队之间发生的一场大规模战争。双方海、陆、空三军均有交火,时间长达60天,这一战役是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一次军事示威。

六.1980年 8月23日 邓小平表示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像永远要保留

1980年8月23日,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邓小平。采访中法拉奇单刀直入地问: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像,是否要永远保留下去?”  邓小平明快、干脆地回答道:“永远要保留下去。过去毛主席像挂得太多,到处都挂,并不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也并不能表示对毛主席的尊重”,又说:“从我们中国人民的感情来说,我们永远把他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缔造者来纪念。”  法拉奇坚决地将问题引向尖锐:“对西方人来说,我们有很多问题不理解。中国人民在讲起‘四人帮’时,把很多错误都归咎于‘四人帮’,说的是‘四人帮’,但他们伸出的却是五个手指”。  邓小平并不想躲避法拉奇的暗示:“毛主席的错误和林彪、‘四人帮’问题的性质是不同的。毛主席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是做了非常好的事情的,他多次从危机中把党和国家挽救过来。”他坚定地说:“我们要对毛主席的一生的功过作客观的评价。我们将肯定毛主席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我们要实事求是地讲毛主席后期的错误。我们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毛主席一生中正确的部分。毛泽东思想不仅过去引导我们取得革命的胜利,现在和将来还应该是中国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

上一篇:王博涵:【战疫采访手记】王博涵:90后宣传民警的战疫逆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