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初五:农历十一月初五,金佛赐五福,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十一月初五:农历十一月初五,金佛赐五福,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十一月初五:农历十一月初五,金佛赐五福,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十一月初五:农历十一月初五,金佛赐五福,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十一月初五:农历十一月初五,金佛赐五福,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十一月初五:农历十一月初五,金佛赐五福,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王育培‖十一月初五,是父亲的阳光(讲述/散文)

来源:中山日报

十一月初五:农历十一月初五,金佛赐五福,愿你添福进禄增寿加喜招财

栏目:文棚

十一月初五的阳光

2020年旧历十一月初五,是新历12月19日,周六。

天气有点冷,但晴朗,阳光灿烂,照在身上,暖暖的。坐在回家的动车里,感觉有点热。

下午三四点钟,我走进家门前那条小巷。小巷静悄悄的,比往日安静许多。巷子干净、明亮,走得爽利、踏实。太阳在家门口照得正欢,满地光芒。门前新开辟的菜地里,青葱、大蒜迎风迎着微风、追着光影往上蹿;生菜抱着和煦的暖阳,绿得泛光,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父亲正安详地坐门前锌铁棚下的木沙发上,精神奕奕地和左邻右里聊天,斜阳照在父亲满头银发上,非常亮眼。

父亲见我回来,非常惊喜,中断了聊天,起身为我开门。

2020年旧历十一月初五,是父亲84岁生日。我回来陪父亲过生日。

印象中,父亲只在1980年代办过一次生日,那次是他五十大寿。当时在家里摆了几围桌,请亲朋好友吃了一顿饭,热闹了一番,父亲十分高兴。

父亲过生日成为常态,是近十几年的事。方式很简单,就是多做几个菜,一家人吃一餐。

然而,这三十年来,我外出读书、工作,从未参加过父亲的生日。我是父亲生日会的缺席者、旁观者,只能在他乡遥望,深感歉意。

父亲生日,我给他买了高丽参。父亲喜欢穿白T恤,我给他买了一件洗好,他当晚就穿上了。

记得父亲在加工厂碾米时,皮肤挺白的。承包鱼塘单干后,长年风吹雨打、烈日曝晒,皮肤才变得粗糙黝黑。父亲穿上我买的T恤,黑白分明,非常精神。可能父亲骨子里,特爱干净。能陪父亲过一次生日,我内疚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总算圆了一个心愿。

1936年农历十一月初五,天气冷不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一天,父亲出生。父亲是家中的第十个孩子,头上有9个哥姐,生活艰难。父亲出生不久,还未来得及享受母爱的温暖,生母就病逝。那一刻,不知父亲是否感到了寒意。父亲在贫苦中成长,人间的冷暖,他或许刻骨铭心。

诗人惠特曼说:“因寒冷而打颤的人,最能体会到阳光的温暖。”我想,父亲是喜欢阳光的。父亲壮年时,喜欢在不是圩日的晨曦里,站在鱼塘边抛抛网,捕几尾新鲜鱼犒劳自己。父亲退休后,时常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坐在家门口的沙发上聊天、静听收音机,或者到巷口的文化楼去聊天,一聊、一坐就是一天。我看到他的快乐,看不到他的寂寞。

我时常叫父亲到我家去住,他总是说家里方便,人老了,力不从心,哪都不想去了。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用这个来衡量,我算不孝之子。

我对父母的孝敬,只停留在买礼物、给钱、买药上,给父母做饭的次数,不足百次。我对父母的孝敬,还停留在电话里,讲向几句无关痛痒的问候、祝福。

好在父亲身体较好,病痛极少。父亲吃了我买的高丽参,觉得有效,经常唠叨说,幸好吃了我买的人参,身材才有精神。同无私的父爱相比,我的寸心微不足道。

周日早上返程,阳光依然灿烂。父亲送我出家门口的小巷,经过井台边,阳光柔和地照在他的白发和军大衣上,意境温馨。我马上用手机给父亲拍了一张照。照片里的父亲,显得特别平和、慈详,双眼有神。

恰好母亲又赶来相送,手里拿着一只煮好、打好包装的白切鸡,叫我带回去。我不想母亲劳累,早叫她不要给我准备什么,可她还是一早起来给我煮了一只鸡......

我猛然想起,我也从未参加过母亲的生日。

人间四月天,母亲生日将近。我希望带上“阳光”回家,陪母亲过生日,让母亲温暖一下。

(请勿微信投稿!文棚面向全球华人开放,供作者、读者转发推送。其“写手”栏目向全国征集好稿,凡当月阅读量达6000次,编辑部打赏50元/篇,12000次则打赏100元/篇;优秀作品可以参加季赛和年度总决赛。请一投一稿,并注明文体。投稿邮箱:2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来稿无错别字,正确使用“得、的、地”;请注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及银行账户全称、户名、账号等。文责自负。)

◆中山日报新媒体中心

◆图+/记者 曾嘉慧

◆编辑:徐向东

◆二审:韦多加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 中山日报

上一篇:鬼谷子掐指占卜术:古代最快、最准、最神的占卜术,莫过于掐指一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