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命运多舛的中国鲎 | 林吴颖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值得欣喜的是,自2月5日,新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正式公布,在中国分布的两种鲎科动物——中国鲎、圆尾(蝎)鲎终于已经正式升级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鲎的研究者和保护伙伴们纷纷雀跃、涕泪齐下。这是自2019年3月中国鲎正式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升级为“濒危”(EN)之后,又一新的保护依据,而且将会是更有力的法律保障。而在此之前,中国鲎仅仅是在福建、广东、广西、江苏等省份被列为省级重点保护动物,保护力度非常薄弱。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东南沿海地区不时能见到的鲎 | 刘思阳

杨明哲:形似螃蟹的“海怪”,如今是二级保护动物,仍难逃采血制药的

标本里的鲎的变迁

北京自然博物馆里有中国鲎的标本馆藏,这些标本大都采集自中国南方海域鲎数量还不那么稀少的时候。广西海洋研究所的梁广耀老先生在1985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北部湾鲎资源的初步调查》中, 记录了1982年和1983年在两广地区的捕捞量都达到近20万对。可见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南方海域鲎数量的庞大。

繁殖期抱对的中国鲎 | 林吴颖

而30多年后的2018年,在美境自然捐赠给北京自然博物馆一套中国鲎蜕的时候,中国鲎在北部湾的数量已经下降了90%以上。继续捕捉成年鲎进行标本制作已经变得奢侈,而为了减少损伤性,北部湾的鲎保护者们也仅能在幼鲎生活的滩涂上去捡拾鲎蜕(鲎长大需要蜕壳,留下像蝉蜕一样的晶莹透明外壳在滩涂上)。

幼鲎在滩涂上爬行,你能找得到它吗? | 林吴颖

从小就与众不同

每年的春夏交接之际,中国鲎就进入了繁殖期。它们会成双成对从海底游到沙滩上产卵,然后再回到大海里,留下它们的卵埋在沙子里等待孵化。这些卵不断发育成熟,就进入了十分有趣的胚胎时期。在即将要孵化的卵中,三叶虫一样的胚胎被薄薄的卵膜覆盖,在里面自由的转身、活动。刚孵化出来的一龄幼鲎继续保持着三叶幼虫的样子,呈剔透的乳白色,没有尾巴,直到蜕一次壳才会开始变成黑色并长出尾巴。

鲎的胚胎像三叶虫 | 杨明哲

然而,蜕壳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每一次蜕壳如同经历一次涅槃,而一只中国鲎从卵到成年至少需要十年岁月。在这十年中,突破每一次蜕壳存活下来的,本身已是少数。

中国鲎每蜕一次壳长一“龄”,长到成年至少十年 | 陈章波

幼年时期的中国鲎,最喜欢在泥沙质的潮间带滩涂上生活。它们在滩涂上觅食,也成为许多水鸟的食物来源。慢慢长大的中国鲎会逐渐回到近海海底,等待成年后返回沙滩上产卵。周而复始,代代传承,从远古直到今日。

中国鲎的生活史 | 林吴颖

造福人类牺牲自己?

然而,世界上多的是躲得了小行星但躲不过人类的活化石。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人们发现鲎血对细菌内毒素有着敏锐的监测能力,鲎血就被广泛的应用在医学领域,用于制作鲎血制剂以检测医疗仪器、试剂是否被细菌污染。鲎血制剂的发明大大造福了人类的医疗健康,尤其在疫苗领域,几乎所有的疫苗在投产时都需要进行鲎试剂的检测,以确保注射到人体内的疫苗是未被污染的、不会危害人体健康的。

被大量捕捞的美洲鲎 | Wikipedia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20年12月发布的《全球疫苗市场报告》显示,即使在还未完全考虑新冠疫情对疫苗的需求的情况下,全球疫苗市场的潜在发展趋势还是普遍增长的,且增长的趋势十分显著。而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特殊影响下,未来的疫苗需求量只有可能比现有的更高。

全球疫苗市场在这个十年会普遍增长(蓝色为2019年的市场价值,黄色为预计的新增部分) | WHO

如今疫苗的细菌检测绝大多数都依赖鲎试剂,也就意味着鲎试剂的未来需求也越来越大。根据大西洋海洋渔业委员会2019年发布的美洲鲎种群评估概况显示,美洲鲎用于鲎试剂用途的捕捞数量近些年一直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大约在每年50万只左右。而取血后的鲎还有约15%的死亡率,也就是说每年有约7.5万只美洲鲎因鲎试剂产业而死亡。还有研究表明,取血后雌性美洲鲎的健康状况还会影响到其繁殖成功率。这一切都可能对美洲鲎种群和整个生态系统产生影响。

在沙滩上聚集产卵的美洲鲎 | Justin Warner / Flickr

中国鲎目前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评估为濒危,其野外种群数量要比美洲鲎少许多,但也同样面临着鲎试剂开发的捕捞压力。雪上加霜的是,中国鲎取血后没有有效的监管手段来保障生存,往往导致取血后的鲎流入餐饮、放生市场等,导致这些被捕捞和取血的鲎死亡率几乎是100%。

如今仍能在一些大排档里见到被售卖的鲎 | 肖晓波

而以上情况都还未考虑到新冠疫情可能带来的更多的用血和野外捕捞需求。如果没有可以替代鲎血的细菌检测试剂,那么全球的鲎种群都会遭受更大的捕捞压力,而本来就千疮百孔的亚洲鲎、尤其是中国鲎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鲎会有期

鲎造福了人类的健康,是当代医学史上的重大功臣。但我们不希望因此就让这个地球上生存了4亿多年的海洋活化石在我们的时代陨灭。早在2003年,重组C因子(rFC)就被新加坡的研究人员合成出来用于替代鲎试剂,2016年这一合成替代品在欧洲得以应用,一些美国的医药公司也开始尝试使用。但是2020年6月美国药典又声称rFC的安全性还有待验证、暂不能够取代鲎试剂。因此,目前鲎试剂依然是主流的产品。鲎所面临的捕捞需求依然无法减少。

市场上出售的中国鲎 | 肖晓波

但我们相信,随着全球各地的学者、保护者、研究者不断努力,也随着我国对鲎的保护等级和保护力度的提高,在未来我们能够继续探索鲎的长期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平衡。

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身体力行做到不吃鲎、不买鲎、不捕鲎、保护鲎,把鲎还给大自然。

如今中国鲎有了更完善的法律保护,但他们的生存前景仍然不容乐观 | 林吴颖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

上一篇:中国马可波罗:中国学者:马可波罗回国的第5年,中国已落后意大利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