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所宜(非所宜的非是什么意思)

原标题:非所宜:戏说中医是怎么炼成的——《老中医》的前世今  有人留言说这是戏说中医,确实是如此。今天就借《老中医》这部戏继续聊一聊中医是怎么炼成的?其实方法有很多种,《老中医》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方法。

  |靠自己

  《老中医》中铃医高小朴凭借祖传的包治百病的大药丸子,走街串巷,尽显人生之多艰。那个时代的人,西学东渐,人们看病多了西医这种选择,中医逐渐被打上不科学的标签。高小朴虽然《内经》、《难经》倒背如流,在别人看来却像极了耍大戏的小丑,可悲可叹。铃医真的封建迷信吗?张曼菱在《这个民族的中医》一文中写到自己小时候患抽风,父亲把她送到最顶级的西医医院都宣布不治,在订棺材时听到铃医吆喝声,死马当活马医,铃医竟然将其治愈了。

  在那个时代靠自己这条路是很难行通的。一时行不通,不代表一直行不通。纵观历史,靠自学成才的名医太多太多了。他们很多都是家中至亲生病,寻遍中医无效,而不得不走上这条路。因为有强烈的内在驱动力,所以学起来往往也是事半功倍,而能走上这条路的,也说明他们骨子里就有这么一股劲。

  |靠师承

  前文说到高小朴空有一身本事,却难有施展才华之地,所以他千方百计的想要找一位师傅,哪怕当学徒,干杂活,不要工钱,师承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师有两种,一种叫名师,一种叫明师,一般来说,名师是不明的,明师也未必是名师。我们要找的是明师,而非名师,明师是明白道理的,而名师仅仅是比较popular而已。

  明师难寻,其实在很多情况下,天资出众的徒弟也是很难找到。比如孔子的大弟子颜回,本是儒学的继承者,无奈早逝,孔子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传道于曾参。老子更是如此,一生没有遇到继承者,孔子来问道,只是关心仁义礼智信,对无为而治的天道不感兴趣,所以只能西出函谷。

  |靠经验

  高小朴在拜师过程中遇到一位流血不止的病人,他师傅都没反应过来,高小朴就说,这个拿头发烧焦了,敷上就止住了。高小朴肯定知道背后的原理,但是说的如此肯定,他一定用过的,是有经验的。

  经络是怎么被发现的?有人说是古人在劳作时经常会受伤,比如某个地方被刺了一下,被刺了之后之前不舒服的其他地方反而不疼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系统的经络知识。这种说法显然是不靠谱的,但是这也为我们提供了好的思路,能治愈疾病的医学才是好医学,管他是怎么来的。神农尝百草不就是靠尝来获取中药的药性的吗?明代张景岳总结了前人的大量的药方,如果不是之前被验证有效的,是很难流传下来。

  |黄元御的故事

  话说黄元御博览群书,年少有为,自负古今无双。后来他在学习中医时,薄薄的一本《伤寒杂病论》,竟然看了三年没有看懂,甚至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后来在一个月明风清的傍晚,黄元御看了一整天的书,神疲乏力,以致于睡着了,梦中似乎与先师进行了一场对话,量变引起质变,一切就都明白了。

  (黄元御气机升降图)

  如果没有前面的三年苦读,或者没有前几十年的文化基础做铺垫,就不可能有有后面的质变。一粒种子在发芽之前必须先经过相当长时间,然后才能在时间合适时冲破阻力。如果学中医需要读满五车书的话,先秦经典著作应该占五分之三,其次才是中医四大经典,最后才是中医的各门各科。中医是中华文化的分支,先秦经典就是中医的理论源泉,理论正确方向才能正确。

  现在的人动不动就上火,口腔溃疡,这火到底是虚火还是实火,该清热还是该引火,本人不是专业人士,不妄做评论,但是一味的消炎总觉得绝非所宜。

  我们都是中国人,自始至终都秉承一个中字。中绝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范围,这个范围是孔子说的“随心所欲不逾矩”的矩。

  假话有千言,真传一句话: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上一篇:浑天说(浑天说和盖天说)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