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柿子树(梦见柿子树上结满柿子)

原标题:梦见柿子树:家乡的柿子树  前两天我回故乡祭祖,父亲又跟我说起屋子南边的柿子树,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就写了下来。

  我们村庄不大,只有二十多户人家。母亲说她嫁到我们村庄时全村只有十来户人家, 50多人。又过来二十多年,我十岁左右时候全村已经有二十多户,一百多口人。那时每到春节前大伙儿找来渔民把池塘的鱼全部捞上来,然后按照回家过年的人口平均分配,这时候统计人口最准确。而现在据说整个村庄有三百多人了。

  村庄土地有限,没有多余空地栽种成片果树,只在池塘边、古屋旁留下十几棵百年以上古树,而柿子树最多。1980年以前所有柿子树都归集体所有。每到秋天,大家爬到古树上把柿子摘下来集中到一起,然后按人口分给每家。大人们抬回金黄的柿子,把它们层层放进瓦罐里,层与层之间放上稻草灰,再把这些瓦罐一个个放进某个角落。十几天后柿子便熟了,熟透柿子红彤彤十分诱人,用两只手轻轻一扳,鲜嫩可口柿子肉便呈现在你的眼前,让你垂涎欲滴。那段时间每天清晨大人们挑着装满柿子的担子去集市去卖,很快一抢而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每个柿子可以卖两分钱,一棵树上柿子可以卖几十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可观收入。我们四兄妹所用的第一本《新华字典》就是大哥卖掉柿子后购买的。

  后来家乡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田地山林竹木都分到每家每户,除了十几棵百年老树外,所有古柿子树都物归原主。我家房屋南边两棵柿子树归还给刘正家,而屋子北边老古柿子树还给刘成家,村庄藕塘边古柿子树还给刘生家。通往后面村庄的小路旁一棵柿子树属于我的曾祖父后代们集体所有。

  那时我不知道分树有什么规律可言,直到几年前查清整个家族历史才知道其中奥妙。我家屋子南边两棵柿子树是属于刘正家的,这应该从第11代祖先说起。公元1707年,在月山土地上有兄弟三个,老大名字叫待斗已经五十多岁,老二名字叫得斗比老大小四岁,老三名字叫徐斗比老大小七岁。待斗家唯一儿子文祝不幸早年夭折,得斗家已经有五子和十几个孙子,一家二十多人。三弟徐斗家也儿孙满堂,几年前徐斗一家已经迁到外地去了。

  有一天,二弟前来跟大哥告别,说是过几天带着儿孙去外地谋生。大哥劝二弟不要走,他说自己没有儿女,以后全部财产都会给二弟,当天就把村庄南边一半土地给了二弟。二弟听了大哥的话没有走,他于乾隆六年去世,享年88岁,五个儿子也都高寿。大哥 待斗在五十二岁那年夏天夫人王氏生下次子名字叫文正,五十三岁那年春天就去世了。文正 后来有两子六孙,子孙后代重新兴旺起来。得斗后代的五个分支只有长房留在祖居地,其他四个分支分别去了龙桥镇曹河村和 泥河镇沙溪刘庄村等地。待斗的第三代也只有长房一部分留在祖居地,其他分支去了刘墩卜岭和黄屯等地。这样说来我家屋子南边这两棵柿子树是三百多年前祖先待斗给他二弟得斗家。我们小时候队里分鱼、分柴时,大家都开玩笑说所分东西一半都应该给刘正 家。

  我家屋子北边的柿子树也有传说。我们的村庄如同一个城堡,南北各有两个门楼,门楼上可以住人,对外有射击口。每到夜晚四个门楼大门一关,外边的人都不能走进村庄。小时候周围的同学到我们的村庄来玩,他们吃惊说整个村庄如同一个城堡,纵横交错的小巷如同电影《地道战》里一个个地道。我家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在村庄东南角之外,这一片靠近南边小山。刘成祖先住在这里有些害怕,就搬到村庄中间去住了。这棵古柿子树是住“古城堡”东南我们祖先所栽,在他们祖先住此期间送给他们。刘成家搬走之后,又过了不知多少年,父亲兄弟四人每家的人口不断增加,需要在外面建房,我们家就在这片空地建起三间瓦房,到现在已经五十多年了。现在这棵古柿子树在我的父辈四家的房屋中间。我不知这些传说真伪,只知道我们家跟刘成家从第十四代分开了。第十四代祖先三兄弟的名字分别叫大经、大纶和大纯,他们都是待斗公长孙震昌公的儿子,家谱上给震昌公评价很高,他是太学生并且高寿,在道光初年去世,享年八十多岁。这棵柿子树又是在大哥和二弟之间发生的事情,我的祖先是大经公而刘成祖先是大纶公。这件事发生距今夜有二百多年了。

  村庄藕塘边柿子树是第十七代发生事情。第十五代祖先旧家是大经公第四子,第十六代祖先景福是旧家长子。到了景福公时期,他的伯父和叔叔们都离开祖居地,分别去了黄屯、卜岭和小洼等地。景福有有五个儿子,我的曾祖父是景福公长子而刘生的曾祖父是景福公第四子。从村庄“老堂屋”分家后,“老堂屋”北边属于刘生曾祖父家财产。而“老堂屋”南边属于我们曾祖父家的财产。所以村庄北边藕塘边古柿子树属于刘生家,第四棵柿子树跟也跟我们家没有关系。这棵柿子树是一百年前已经确定了它的归属。

  最后说说跟我们家时间最接近两棵树,通往后面村庄的小路旁一棵柿子树和我家去打谷场上那棵桃子树。它们跟我们最接近而最先消失。这两棵树估计在曾祖父或祖父时期所栽(祖父生于1908年,祖父弟弟生于1923年,他们兄弟两人一直没有分家),祖父是个手艺人,他以做麦面为生,祖父的弟弟特别喜欢看书。在我父辈四人当中有三个是会计,一个是厨师,不知跟上代有没有相关联。我们的父辈四家共同拥有的两棵树都是在小路旁,都是向下面陡坡倾斜。我们在短暂享受它的美味后,又过了两年它们变成叔叔家床板的一部分。

  我隐隐觉得有些奇怪规律在里面,在这四次柿子树归属上,每次柿子树基本跟长房无缘。另外一方面,我想祖先们带着他们的儿孙离开祖居地外出外谋生时一定十分心酸,临行时一定很茫然。

  长大以后我们兄妹都离开家乡。有几次秋天回家乡看望父母时,父母拿一些熟透柿子给我们。他们告诉我这些柿子是屋子南北两家摘柿子时送给我们家。他们的意思我也明白,第一柿子树在我们家周围,我们家帮他们照应,他们觉得应该感谢我们。第二柿子树本来就是祖上共有,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清楚楚。

  去年回故乡时候,我突然发现南边一棵柿子树死了,柿子树底下是我们几家在上世纪70年代唐山大地震时期为了响应国家号召而建地震棚。今年秋天父亲下决心要挖掉这棵柿子树和地震棚拓宽通往南边的路。刘正父亲去世多年,他母亲老曹已经八十三岁住在泥河大女儿家。父亲多方打听找到老曹,跟她说为了修路要挖掉这棵死柿子树,同时买了一些礼品送给她并给了她几百元钱。老曹和女儿女婿一家见我父亲带人去看她非常高兴,说为了这棵死树没有必要特意这么远找到她们,并且送钱送礼物给她们太客气了。老曹不断问村庄的人和事,她说经常梦见村庄里人,也一直想念大家。父亲也跟她说要是有空也请她回村庄看看。

  冬至那天下午,我带宗族一位朋友回到村庄。当他看着一

  棵棵古树,惊叹我们村庄民风淳朴。他说在以前艰难时期,村民从来没想到把这些古树卖掉来改善一下生活,这是十分可贵的。看着村庄前一棵棵消失古树,我心中有时莫名惆怅起来。几百年前祖先栽下一棵棵树留给我们后人,给我们留下一串串故事,留下心中美好的回忆,我们难道就这样无动于衷看它们一棵棵消失历史长河中?我们能为它们做些什么呢?突然间,我有了这样想法,我们也号召大家在房前屋后、池塘周围栽下一棵棵柿子树,给后来人也留下一份希望,一份美好祝福。

  举报/反馈

上一篇:看手相图解(看手相算命图解)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