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培训班(易经培训班招生简章)

原标题:易经培训班:清华易经班假大师吸金术手机号测命学费  原标题:清华易经班假大师吸金术 手机号测命学费高达13万

  易经班

  “要加钱”,一名女学员突然想到要问“性”的时候,大师冷漠地回答道。

  学费贵到望尘莫及的13万元,一个易经培训班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了清华大学华业大厦里。

  磅礴新闻评论员 | 陈安庆 实习评论员 | 谢茂

  这并不是一个高明的骗局,据《新京报》披露:在课堂上,“导师”林弋茹自称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学校的老师。通过解析手机号码算出参加培训的某位女士工作不顺,通过“起盘”算卦化解灾祸。整个培训课程内容从公益讲堂、“特训营”、“研修班”到“弟子班”分为不同阶段。

  手机号码是林弋茹这节课程的主要内容。一个1891172开头的号码,易经导师林弋茹的解析是:“9属火,说明这个人爱面子、酒肉朋友也多,9通酒字嘛;我们再看72,7通妻字,二女争夫啊,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但是号码中没有6,也就是没有贵人。

  十个骗局中有九个会充斥着连篇胡扯的话,比如恋爱时,男子会许下“摘下星星送女友”的承诺来表明自己的爱慕之情。如果说男子是因深陷情感而瞎扯谈美丽的谎言,看上去很扯,但往往博来会心一笑。

  与爱情中出现的美丽谎言不同的是,骗术中的谎言一般都是致命的。培训班的导师,在课上公然宣称看手机号码来测命运,并在课堂上示范手机号看命运。这并不是美丽的谎言,这是夺人财务的语言“抢劫”。

  打着高科技幌子的“易经导师”

  随着科技的发展,“易经导师”打着高科技的幌子,宣称能用手机测命运,想借此与人们打成一片。它非具有迷惑性,对于一些不够理性的人们来说,的确很容易掉入陷阱。

  所谓的大师,无论之前吹嘘多么神奇,一旦揭开神秘的面纱,都会发出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感慨。比如说,前段时间锒铛入狱的王林,事实证明都是骗人的。

  阳光下没有新鲜事儿,如果大师能准确的预测转运,何不给自己转下运气,那他何必出租场地,苦哈哈的办班讲课,还煞费苦心安排老学员来游说新学员,继续交钱上深进班这档子事。

  给自己转下运,从此荣华富贵,岂不是比每次上课讲的口干舌燥,生活要来得惬意舒服。

  既然“导师”依然不断开班收学员,个中道理也就不言而喻了?就好比社会上的成功学大师,整天吹嘘自己拥有成功的秘诀,可自己依然混的很是困顿。

  “易学行业算命有猫腻。”作为中国易经协会副会长金雍闳,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表示,如在给人预测时往往故作玄虚,夸大其词,“比如说本人或家人某时会有什么大的灾难(破财、血光之灾等),受测者感到惊惧要求化解,行骗者借化解之名敛财”。一些易学研究者在预测过程中,还利用长期积累的经验,“这些经验有许多心理学的合理成分,猜对求测者心理的概率很高”。

  可就是有不明就里的学员,明明是被人骗了,却浑然不觉,还乐得其中。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可事实背后是,“老学员”通过向新学员推销更高阶段课程挣提成。

  社会上骗子伎俩之所以屡屡得逞,除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易经班的乱象的背后,培训班“导师”紧抓住了人们的心理,善用营销手段。

  一些大师在课堂上大肆忽悠,无非都是上了我的课有多么好,我会给你带来哪些好处。除此之外,一些老学员来从中配合,他会以过来人的身份与你谈感受、谈成长,游说你入班,甚至还美其名曰给你成长的机会,让听众自己交了钱还觉得自己好像是捡了大便宜似的。

  易经培训的学员小谷回忆,易经导师“起盘”倒是有一番迥异的路数,在一个网站上,输入时间等数据后,得出来一系列天干地支的组合,排列在“九宫”里,然后再根据每“宫”内的组合得出不同的结论。易经导师给她“起盘”所得出的结论是:房子可以居住,但缓解不了家里企业资金紧张的状况。工厂不行了,得关,不然损失更大。

  她甚至还想问与丈夫分居的事,但被拒绝,“她说一次只能问一件事,再问再交钱”。学员回去后,与父亲商量了关厂的事,结果被父亲训斥:“这厂子是我一辈子的心血,老师一两句话就关,那么多工人怎么办?”

  《易经》作为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它内容博大精深,它是一门研究万事万物运行规律之间的著作,学习和弘扬它,本是件好事。可有些人借学习之名,来从事忽悠敛财的勾当,这就让人就不得不警惕了。

  迷信易经的人往往只相信易经“有效”的传闻,不相信对“有效”的科学分析。这些人往往仰赖宿命,对自己缺乏信心。富贵者幻想通过易经继续富贵,而贫困者幻想通过宿命改变命运,迷信易经的人往往有从众心理。

  长此以往,易经导师在课上忽悠学员,赚得盆满钵满,而学员除了掏空口袋却一无所获。

  林弋茹

  易经班火爆衍生特殊“风水经济”

  五四运动后“易经和风水”一直被视为“江湖玄学”毁誉参半,而目前在中国民间新一轮的“易经热”再度升温。

  实际上,2002年7月,中国科协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了一项旨在调查公众对算命、看风水等看法的抽样调查。调查结果表明,20%的人行为倾向完全受算命结果支配,超过40%的人尽管不会因算命结果改变日常生活,但表示会适当加以注意。30%左右的公众认为,应该制止风水迷信蔓延,70%主张把风水“发扬光大”。

  2004年5月,国内一家知名期刊刊登了一篇名为《古老方术的现代复活》的文章,描绘了国内的风水热:“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对风水术的赞美行列中去,乡村神汉、头脑精明的商人、民间周易爱好者、大学教师,甚至大小官员,还有朴素的寻常百姓,流风所及,无不津津乐道。甚至于连蒲松龄的一生坎坷、命运不济,也被认为是居宅的风水使然”。

  2005年9月,南京大学第一次贴出举办“建筑风水班”的广告。消息传出之后,舆论大哗,掀起了一场关于“风水是迷信”还是“国粹”的民间大讨论。在这场大论战中,南京大学否认自己与“风水班”有任何联系,并且声称这是国家建设部下属的一个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举办的。截至到当年9月20日,这一风水班共有108人报名。

  继风水进大学校园之后,2006年,媒体报道了广东省佛山市第二中学为高中一、二年级开了“风水”课,并称是为了“深入了解传统文化。一些大学学报公开宣扬风水。

  根据学术期刊网检索发现,从1994年到2007年,国内共计发表有关风水的论文达2970多篇。

  风水论无孔不入,原来的风水还只限于阴宅和阳宅,现在从建筑选址到房间装修、房间布置,摆鱼缸、安玻璃、装镜子都沾上了“风水”!许多风水班进入楼盘、社区宣传,明码标价提供风水服务项目,有的甚至可以颁发“风水师证书”。

  风水的重兴,产生了特殊“风水经济”。事实上,风水师已经成为中国精英阶层的座上客。许多人抱着“宁信其有”的心态,形成了心理依赖,而一些官员和国企老总更是动用公款为“勘舆之术”买单。

  现在不少国企,每换一次老总就要更改一次办公室布局,甚至对单位的建筑大动干戈,这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中南大学科学哲学教授张功耀分析,第一、风水师勘选地址观察山川河流、阳光、水土、植被等状况,这些并没有超越常识的范畴。第二、迷信风水的人往往只相信风水“有效”的传闻,不相信对“有效”的科学分析。这些人往往仰赖宿命,对自己缺乏信心。第三、富贵者幻想通过风水继续富贵,而贫困者幻想通过宿命改变命运,迷信风水的人往往有从众心理。有些信得痴迷的人,连在家里摆一只养鱼的鱼缸都要去找风水先生咨询,“人的主观能动性被束缚到这样的程度,还怎么能安心工作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篇:金字的部首(钅金字旁的字有哪些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