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济卦详解(未济卦详解事业)

原标题:未济卦详解:「损卦」之初九爻辞【已事遄往无咎酌  (上接“四、彖传破解”)

  五、爻辞破解

  爻辞曰: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九二:利贞,征凶,弗损益之。

  象曰:九二利贞,中以为志也。

  六三: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

  象曰:一人行,三则疑也。

  六四:损其疾,使遄有喜,无咎。

  象曰:损其疾,亦可喜也。

  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

  象曰:六五元吉,自上佑也。

  上九:弗损益之,无咎,贞吉,利有攸往,得臣无家。

  象曰:弗损益之,大得志也。

  (一)总体分析

  《损》《益》之道,损多而益寡。盈则损,虚则益,时损则损,时益则益,损益不失其时,故《损卦·彖传》曰:“损益盈虚,与时偕行。”《损卦》是由《否卦》变化而来。《否卦》上乾下坤。坤多柔而无刚,乾多刚而无柔,损益之,则损下之柔而益上,此为《损》也。《损卦》天时在仲秋之月,仲秋之月,天下丰收,下足而上亏,按照损益之道,《损卦》当以损下益上、损柔益刚为要。三者损其一则不足,三者损其二则过,如何在“不足”与“过”之间平衡斟酌,这就是《损卦》的智慧。《损卦》能从整体上达到“惩忿窒欲”的境界,做到窒上之欲而惩下之忿,这是很不容易的。《损卦》在损下益上的过程中是如何做到“惩忿窒欲”的呢?且听以下各爻的分解。

  (二)六爻详解

  初九: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

  象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①释字:

  已

  《玉篇》:“已,止也,毕也,讫也。”《广韻》:“已,成也。”“已”表示完成。结束:~经,~然。“已事”指事情已经完成。

  遄

  《说文》:“遄,往来数也。从辵耑声。”《玉篇》:“遄,疾也,速也。”

  《诗·邶风·泉水》:“遄臻于卫,不瑕有害。”《诗·鄘风·相鼠》:“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可知,遄的本义就是往来频繁,也指往来迅速。

  ②释象:

  《损卦》是由《否卦》再变而来。《否卦》变为《未济卦》,再变为《损卦》。《损卦》是“损下益上”之卦,损下之柔而益上。《损卦》初九原为《否卦》九四,是卦变的动爻之一,在初九往来变动之前,《否卦》已经损下一柔而益上,暂变为《未济卦》。《否卦》下有三柔,变为《未济卦》时,只损下一柔而益上,下有余而上不足,上下柔刚不平衡,损益之事未完成,故卦名曰“未济”也。《未济卦》损益之事未完成,故需再损,再损之事就落在了《未济卦》九四身上。

  为了完成《未济卦》再损的任务,《未济》卦九四奉命下行,于是《未济卦》变成了《损卦》,《未济卦》九四变成了《损卦》初九。《未济卦》九四为坎体主爻,“坎为弓轮”,以弓发矢,以轮为车,行之速也,故曰“遄往”。《未济卦》变《损卦》时,《未济卦》九四为了完成再损的任务,奉命下行,快如弓矢车轮,故曰“已事遄往”。为实现损益平衡,完成损益的任务,《损卦》初九由上而下,“已事遄往”,乃是奉命行事,是职责所在,故曰“无咎”。因是奉王命行事,秉承的是王的意志,故《象传》释曰:“已事遄往,尚合志也。”

  《损卦》损下益上,其道上行。《损卦》是由《否卦》变化而来的,《否卦》先变为《未济卦》,然後《未济卦》再变为《损卦》。《否卦》先变为《未济卦》时,损下一柔而益上,这一损为初损,三者而损其一,损而不足,故损得理所当然,毫无争议。《未济卦》变《损卦》时,这一损为再损,三者而损其二,损则过矣,故损的关键环节就在这里,也正是考验主损者智慧的时候,应根据具体情况斟酌而损之,故曰“酌损之”。

  《损卦》初九原为《未济卦》九四,《未济卦》九四伴君如伴虎而居多惧之位,并且过于刚直而不当位,一不小心就会遭殃,故很危险。《未济卦》九四爻辞曰:“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这里的“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指的是周族首领季历作为商王朝的“牧师”,受商王之命征伐鬼方。《竹书纪年》载:“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二十翟王”。季历是周族太王古公亶父的幼子,周文王的父亲,继位后周人称为“王季”。王季展开对西北诸戎部落的进攻,取得了很大胜利。商王朝嘉其功,命季历为“牧师”,替商王行征伐事,成为西方强大的方伯之国。

  “伐鬼方”实际也是一种“损下益上”的行为。这里的“震”和“三年”中隐含着巨大的智慧,能领悟后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震”在这里指以谨慎戒惧的态度来行动。“震为动”,但并非盲目行动。“震”本身就含有戒惧的意思。《震卦·象辞》:“震,君子以恐惧修省”。“三年”不是实指,而是指多年。奉王命而伐鬼方,既要伐鬼方也要防备功高盖主,引起王的猜忌,所以最好能在里面找到一种平衡,既能制约鬼方的侵扰,也能消除君王的猜忌,并且使君王不得不长期依靠自己,这就是“三年有赏于大国”的智慧。

  可惜季历没有这样的智慧,武乙死後,文丁继位为新的商王,功高盖主的季历很快引起文丁的猜忌,并遭其毒手。《竹书纪年》载:“周公季历伐翳徒之戎,获其三大夫,来献捷。王嘉季历之功,锡之圭瓒、秬鬯、九命为伯,既而执诸塞库,季历困而死”,因谓“文丁杀季历”。季历的征伐之功,引起了文丁的猜忌和警觉,使文丁感觉季历的威胁已超过诸戎,故先嘉其功而後囚杀之。这件事从《损卦》的角度讲,就是损下益上而过度了,而不是“酌损之”。过度就会失去平衡,失去平衡就会危及自身。

  ③义理

  损益之道在于平衡,然三者损其一则不足,三者损其二则过之。事情虽没有绝对的平衡,但需“酌损之”。“震用伐鬼方”的意思,就是要谨慎对待“伐鬼方”的问题。就商王朝而言,“鬼戎”一日不除,则有一日之患;而就周人而言,“鬼戎”一日不除,则有一日征伐之权,而亦有一日之赏。所以既要“伐鬼方”,还不能彻底消除“鬼方”的威胁。不伐鬼方,则无为而终,伐灭鬼方,又会“兔死狗烹”。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在“伐鬼方”的同时,与“鬼方”形成一种平衡关系,使鬼方成为一种既不能威胁又经常威胁商王朝的力量,而在其中起决定作用的,就是周人。这样,周人的地位和安全不但可以确保,而且会“三年有赏于大国”。这虽然为诡计,却是一种十分有用的自保策略。季历实际上并不谙其道,一味以勇力“伐鬼方”,并真心诚意地不断向“大国”商王朝献捷,结果未免功高盖主,在功成之时落了个“兔死狗烹”的下场,被商王文丁囚杀。

  举报/反馈

上一篇:1966年属什么生肖(1966年属什么生肖和什么最配)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