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卦(泰卦详解)

原标题:泰卦:《周易全解》之泰卦(二)  九二,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

  九二以阳刚得中居柔,上与六五正应;六五以柔顺居中,下应于九二;六五与九二有君臣相得之象。九二虽居臣位,但深得六五的信任,是成卦之主,内外阴阳全赖它调和浃洽。当泰之时,如何治理天下国家,主要反映在九二这一爻上。

  九二爻辞讲的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四条,包括了治泰之道的主要内容。包荒,极言包容之广,含量之大。在天地交泰的盛时,统治者最重要的是包荒,大度包容,一切反面的东西都能容得下。然而但是如此,则必无所作为,不能前进。大度包容之下,还要“用冯河”,即刚决果断,勇于改革。“包荒”与“用冯河”是相反相成,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

  “不遐遗”与“朋亡”也是相反相成的两个方面。“不遐遗”,不弃遐远;“朋亡”,不结朋党。远人在所怀,近者无可昵,居中不倚,不偏不党。“得尚于中行”,得是庆幸之辞,尚是佑助之意。九二以刚居柔,居下卦之中,上有六五之应,六五为泰卦之主,具有中行之道。九二得到六五的佑助,是谓“得尚于中行”。则九二之德,配合中行之义。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小象”以为包荒是四项中基本的一项。只有做到包荒即大度包容,才能做到用“冯河”、“不遐遗”、“朋亡”三点,所以只举“包荒”一语,其余三项就包括在内了。能包荒,又得到六五的佑助,此“光大”之光训广。以光大也,因此而得广大。能“包荒”,便得合乎中道。

  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九三居三阳之上,三阴之下,正处泰卦之中又将过中,恰是泰极之时。泰极否来,这是客观的规律。《易》作者深知此理,乃于九三提出两个“无不”的告诫。陂,偏颇不平。平坦一定变成偏颇,去了的必然要回来。从卦来看,三阳爻降于下,终究会升上去;三阴爻升于上,迟早要降下来。平者陂,往者复,泰极要变否。怎么办呢?

  “艰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人不是无能为力的。人完全可以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人处方泰之时,应居安思危,所作所为坚守正道,能如此便可无咎。岂止无咎,若能“勿恤其孚”,还要有福。恤,忧;孚,诚。天道无情而我无忧,我要诚信不移地思我所应思,行我所当行。

  《象》曰: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无往不复”,是说天地乾坤阴阳之交接,到九三之时,即将发生变化。阳在下,必复于上;阴在上,必复于下。泰必将变为否。“小象”用一个际字,有告诫人们未雨绸缪之意。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孚。

  翩翩,群飞而向下的样子。《易》以阴虚为不富,六四是阴爻,所以称“不富”。凡言“不富”,皆指阴爻。但阴爻不皆称“不富”。此爻称“不富”,有谦虚不自满的意思。

  邻,指六五与上六两爻。六四处上卦之下,当二卦之交,是阴阳交泰之爻。六五与上六二阴爻愿意随从六四下降求阳。六四更无须告诫,便与它的两个邻居翩翩相率而来。可谓内外一心,阴阳合德,这正是泰卦应有的表现。

  《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实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

  《易》凡阳爻为实为富,阴为虚为不富。“失实”是解释“不富”的。上卦三阴爻以六四为头头,轻松自然地翩翩而下,是因为它们失去阳作依靠,而它们是不能长久失实的。愿,上下交而志同的意思。六四与二邻不戒而来,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愿望,没有丝毫勉强的因素。

  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

  六五以阴柔居君位,它位极尊而性极柔,它应该也能够与下卦之九二相应,屈己之尊而顺从九二之阳。爻辞取“帝乙归妹”之象说明这个道理。帝乙即商纣之父。归妹即嫁妹。帝王之妹下嫁给臣下,也要降其尊贵,顺从其丈夫。在古人看来,这是合情合理,天经地义的事情。帝王之妹尚且要屈尊从夫,以阴从阳,其他便可不论了。以祉,以之受祉,六五因为能够屈尊从阳而必然受福。元吉,大吉,六五与九二志同道合,在整个治泰的过程中将取得最大的成功。

  《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

  六五之所以必获祉福而且元吉,是因为它以柔居中处君位,有中德,行中道,它任贤从下,绝非出于强迫,乃是它的本性,它的志愿决定的。

  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上六在泰的终结处,泰之终结即是否之开端。泰极否来。九三平者陂,往者复,已经有了泰变否的预兆,到了上六,泰变否即将由可能变为现实,形势更加严峻,所以用“城复于隍”来形容。隍是城墙外之干涸的壕堑。城墙本来就是由此掘土累积而成的。有如泰的局面,泰的形势,由长期的辛苦积累而成。现在泰已发展到极点,将要变为它的反面否。也如城墙将倾圮回复到隍里。城复于隍,是个严酷的事实。《易》作者看到这个事实,并且加以肯定。这不简单。他具有了关于质量互变的思想。就一个国家来说,泰极否来,城复于隍,形势极为严重。

  严重到“勿用师”的程度。古代实行兵农合一的制度,国家不设常备兵,平时耕田的农夫,战时召集起来出征打仗就是军队。用师是把人民召来应付战事。在泰的时候,这样做当然没有问题。现在天下将乱,人心离散,想要用师,办不到了,只能“自邑告命”。邑,所居之邑,指身边近处而言。泰达到变否的时候,国势已成土崩瓦解之状,统治者的权威、命令止在自己的身边近处勉强有效了。即使能够“自邑告命”,而且做到守正,也为时太晚,无济于事了。

  《象》曰:城复于隍,其命乱也。

  这两个命字,意义有别。前一个命字是命令、指示。后一个命字当是古人所云“天命”的命。“天命”不是上帝神灵的旨意,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爻辞这句话揭示出《易》的一个重要思想,即泰极否来,犹如“城复于隍”,是归根结底不可改变的规律。“其命乱也”,一语破的,切中要害。这就是说,“城复于隍”,“天命”变了,该当如此。

  〔总论〕

  概括地说,泰卦强调的思想有三点。第一,自然界有相反对的两种东西产生交通的现象。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的,贯穿在万物之中,是万物生长发育茂盛的根本原因。因为这个现象太普遍太根本太重要了,所以《易》作者把它比喻为天地之交。天地悬隔,不能形交,乃提出天地之间阴阳二气交,引伸到人事问题上,君上与臣下,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也有上下交而志同的时候。《易》作者的这个思想是正确的。社会确实有相对稳定,生产发展,政治清明的时候。不是人们的思想状况决定社会历史的发展,而是社会历史发展的状况决定人们的思想。

  第二,提出平陂城隍,泰极而否的观念,认为一切事物都在无情地变化,由量的变化达到质的变化。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天道如此,人道也如此。谁也无力抗拒。古人在三千年前能够提出这一深刻的辩证法思想,应该说是伟大的。

  第三,《易》作者在泰卦中有一个重要的政治观点,值得重视。即统治者当处于泰的时候,要特别小心谨慎,做到“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既要大度宽容,容忍一切可以容忍的事,也要奋发向前,锐意改革。既要远近亲疏兼顾,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人,又要绝去朋比,无私无偏。

  未完待续……

  本文选自金景芳、吕绍纲合编的《周易全解》,市面上非常靠谱的讲解易学知识之书,想入门或深学的朋友都可读一读。

  你的移动文学图书馆:这有小说、散文、诗词,还有历史典故,更有中华传统文化和写作技巧方法等。本号是一个传播传承纯文学的平台,拒绝网络爽文“小说”!

上一篇:六十四卦卦象解析(周易六十四卦详解)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