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白话全译(易经全文及白话翻译)

原标题:易经白话全译:南怀瑾的国学到底怎么样?从他本人所写  《白话易经》原名《周易今注今译》,是南怀瑾先生及其学生徐芹庭先生,在1974年合著的书籍。

  该书首先于1974年12月在台湾出版,并于1988年2月由岳麓书社在大陆出版,这应该是南怀瑾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书了。

  根据《白话易经叙言》,该书自乾卦至观卦的二十卦,是南怀瑾本人所写的,后来由于实在太忙,才让徐芹庭来接着写,所以自噬嗑卦至未济卦的四十四卦,则是其学生徐芹庭所写的。

  南怀瑾之所以让徐芹庭来完成《白话易经》的后面四十四卦,是“因为芹庭刚进师大的那一年,便认识我。除了欣赏他诚朴的气质以外,还有很多难能可贵的善行,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是一个孝子,每个星期都要赶回苗栗乡下,赤脚耘田,帮助父母去种地。所以我就叫他先从《来注易经》入手,希望他对《易经》下番工夫,结果他的硕士论文照着这个目的来完成,博士论文则研究汉易。”

  可是过了十年之后的1984年,南怀瑾又在《《周易今注今译》再较后记》中说:“《周易今注今译》出版发行以后,经诸学子发现有漏今译今释者,已悔付托匪人,狂简从事,愧疚不已。近年以来,又经诸学子陆续发现误译及简陋之处者,更加惶悚。”而且对徐芹庭已不再称其为芹庭或徐芹庭,而是称其为后续者,还后悔“付托匪人”。

  就在南怀瑾来大陆以后,还不止一次地对外表示,《白话易经》的前二十卦是他本人写的,他只对自己所写的内容负责。

  很显然,南怀瑾对于《白话易经》一书中的“有漏今译今释者”和“误译及简陋之处者”,是非常的不满。

  那么,南怀瑾自己所写的《白话易经》前二十卦,有没有问题呢?

  如果认真查阅南怀瑾所写的《白话易经》前二十卦,起码有三处大的硬伤。

  一,脱字、脱句、误作、误抄多达十多处:

  1,第17页17行,“文言曰”的“乾,元、亨、利、贞”,脱漏“乾”字。

  2,第20页26行,“九五曰”的“火就燥”,“燥”误作“躁”。

  3,第59页14行,“象曰”的“需于郊”,“郊”误作“效”。

  4,第59页16,17行,脱漏“象曰:需于郊,不犯难行也。利用恒,无咎,未失常也”一句。

  5,第59页22行,按照南怀瑾的注释规律,对每一爻的“初九”或“九二”都是有注释的,此处已经对“初九”打了注释标记,却没有注文,显然是脱漏了对需卦初九爻的注释。

  6,第70页24行,“象曰”的“弟子舆尸”,“尸”误作“师”。

  7,第78页,小畜卦的综卦应该是履卦,却误作成姤卦。

  8,第84页,履卦的综卦应该是小畜卦,把“小畜”误作“大畜”。

  9,第108页,谦卦的错卦应该是履卦,把“履”误作“姤”;谦卦的综卦是豫卦,把豫卦误作剥卦。

  10,第114页,豫卦的综卦应该是谦卦,把谦卦误作复卦

  11,第119页,随卦的综卦应该是蛊卦,把蛊卦误作归妹卦,而且还在第122页的讲解中,也把随卦的综卦误说是归妹卦。

  12,第125页,蛊卦的综卦应该是随卦,把随卦误作渐卦。

  13,第138页19行,把“象曰”误作“象辞说”。

  以上是南怀瑾自己所写的《白话易经》,引用原文时的错误,而在《易经》的翻译讲解过程中,错误同样不少。

  如第21页13行,把“孔子借用九五爻的爻辞”,误作成“孔子借用九五父的爻辞”;第25页5行,把“乾卦元、亨、利、贞”,误作成“乾卦元、亨、利、贲”,类似于这样的错误,还有很多。

  岳麓书社在出版《白话易经》的时候,共校对出了三十多个明显的错误,其中南怀瑾的错误就有十五个以上。

  以上这些内容,全部都在岳麓书社《白话易经》第426页的《编者附言》上,可绝对不是胡编乱造出来的。

  二,南怀瑾对《易传》彖辞的理解,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1,在《易传》的彖辞中,有很多卦的彖辞讲到“刚柔”、“顺以动”这样的话,比如师卦:刚中而应,行险而顺;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蛊:刚上而柔下,巽而止等等。

  凡是认真读过《易经》的人,都应该看得出来,彖辞中的“刚中而应”、“柔得位而上下应之”等,都指的是爻位;“险而顺”、“健而巽”等,都指的是上下卦。

  师卦:刚中而应,指的是师卦的第二爻,也就是下卦的中爻为阳爻,故称为刚中;师卦的第五爻,也就是上卦的中爻为阴爻,这就是上下卦的中爻阴阳相应,故称为刚中而应。

  师卦的上卦为坤为地为顺,下卦为坎为水为险,故称为险而顺。

  南怀瑾的《白话易经》:内在相应以至刚中正的德业,虽然是行于险道,也是顺合于天理与人情的。

  小畜卦: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指的是小畜卦的第四爻为阴爻,也是全卦唯一的阴爻,刚好在阴位上,故称为得位;而与四爻相对应的初爻为阳爻,刚好上下阴阳相应,故称为上下应之。

  小畜卦的上卦为巽,下卦为乾为健,故称为健而巽。

  小畜卦的第二爻和第五爻都是阳爻,也就是上下卦的中爻都是刚爻,故称为刚中而志行。

  南怀瑾的《白话易经》:有阴柔得位而上下互相响应的象征、它有强健如顺风而行的现象,但必须中心具有阳刚的志气去行动。

  随卦:刚来而下柔,指的是随卦的上卦为兑下卦为震,整个卦象看上去好像是上爻的阳爻跑到下面来变成了初爻,而初爻的阴爻跑到了上面变成了阳爻,整个卦象就像是阳爻从上卦的上爻下来而居于下卦的阴爻之下,故称为刚来而下柔。

  随卦的上卦为兑为悦,下卦为震为动,故称为动而说,说通悦。

  南怀瑾的《白话易经》:有秉阳刚而谦下于阴柔的象征,动中含有愉悦的景况,这便是随卦的现象。

  蛊卦:刚上而柔下,指的是蛊卦的上卦为艮下卦为巽,整个卦象看上去好像是初爻的阳爻跑到上面去变成了上爻,而上爻的阴爻跑到了下面变成了初爻,整个卦象就像是阳爻从初爻跑到了上爻,阴爻从上爻跑到了初爻,故称为刚上而柔下。

  蛊卦的上卦为巽,下卦为艮为山为止,故称为巽而止。

  南怀瑾的《白话易经》:阳刚在上而阴柔在下,而且在下面的内卦是巽卦,巽有顺而止的意义。

  由上面四个例子可以看出,南怀瑾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彖辞中的“刚柔”指的是爻,“顺而动”指的是上下卦,更荒谬的说出“巽有顺而止的意义”这样的话。

  其实,对于“刚柔”、“顺而动”这些句子的解释,只要认真对照上下卦和六爻的阴阳,是完全可以看出其中的规律的,而且每一卦都是如此,无一例外。

  就算一下子看不出其中的规律,但只要参考一下唐孔颖达的《周易正义》和李鼎祚的《周易集解》,这些书中也是讲过这样的规律的。

  南怀瑾读过全部的《道藏》和《大藏经》,难道就没有认真读过《周易正义》这样的书吗?

  三,南怀瑾对于履卦的卦辞,存在着断句上的错误。

  履卦:履,虎尾,不咥人,亨、利、贞。南怀瑾把卦辞断成:履虎尾,不咥人,亨、利、贞。咥,马王堆帛书作真。

  根据《序卦》: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就是说,当物资有了积蓄之后,就应该合理的使用好这些物资,礼不能单纯的理解为礼貌,而应该理解为做什么事情都要恰当适宜,恰当适宜也就包含了礼貌。

  能够恰当适宜的使用好物资,就是对客观需要的履践,就是按客观要求履行好自己的行为,所以履就是履行、履践、照做的意思。

  因为履行、履践、照做都是需要行动的,并不是不动的,所以《杂卦》:履,不处也。

  由此可见,履不能理解为踩的意思。

  履行,就是跟着要求来,就像老虎的尾巴,是跟着老虎的头和身子走的,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不能由着自己来,所以卦辞说“不真人”。

  马王堆帛书作“不真人”,就是指由不得自我,在履行客观要求这件事情上,是由不得自己的。

  很显然,传世的版本上作“不咥人”,是由于不理解“履,虎尾”的意思,就把“不真人”误作成“不咥人”。

  彖辞:履,柔履刚也。说而应乎乾,是以履,虎尾,不真人,亨。刚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因为客观要求是刚性的,就像现在常说的“铁的纪律”、“刚需”一样,所以履行就是要柔顺的随着客观要求而来,这就是“柔履刚也”,履的上卦为乾,下卦为兑为悦,所以“说而应乎乾”,说通悦。

  履卦的第二爻和第五爻,也就是上下卦的中爻都是阳爻,这就是“刚中正”,能够按照中正的客观要求来履行,就算职位最高也不会内疚,因为这是正大光明的事情。

  履卦,就是柔顺地按照客观需要来,所以履就是“柔履刚也”;履卦的上下卦“说而应乎乾”,所以履就像老虎的尾巴一样,是跟着老虎走的,是由不得自己的,这就是“履,虎尾,不真人”,亨;而客观的要求又是中正的,所以履行中正的客观要求是没有问题的,这就是“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南怀瑾的《白话易经》:履卦的现象,有以柔顺的履践,追随于刚正之后的象征。虽然处于下位,但为上位的乾刚所喜,悦而互相感应。所以便说,履践在虎尾的后面,人不致于被咬伤。所谓亨通的现象,这是说以至刚至中自处,即使践履帝位,也不致于内疚自心。自然具有光明正大的象征。

  从南怀瑾的白话讲解中,明显可以看出四个问题。

  1,《易经》的六十四卦,都是以卦名开头,然后才是卦辞,从来就没有把卦名和卦辞组成一个句子的,如“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泰,小往大来,吉,亨。”

  可是南怀瑾的《白话易经》,把“履虎尾”当成一个句子来理解,显然是错误的。

  尽管这不能完全怪南怀瑾,因为历来有不少版本,把履、否、同人、艮这四卦的卦名和卦辞,是连成一个句子的,成了“履虎尾”、“否之匪人”、“同人于野”、“艮其背”,当然这样的断句肯定是不对的。

  2,南怀瑾对于“说而应乎乾”,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是上下卦的卦象。

  3,马王堆帛书的《易经》,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面世了,在2000年以后是非常普遍了,可是南怀瑾对于新出土的《易经》、《老子》等文献,都没有给予重视,故对于《白话易经》中一些文字上的错误,一直未作任何修改。

  4,南怀瑾对于“刚中正”,也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指上下卦的中爻都是阳爻。

  通过以上的例子可以知道,南怀瑾对于国学中的《易经》,其实很不在行,非但没有对《易经》作出很深入的研究,而且在写《白话易经》的时候,也是秉承一贯天马行空的风格,自己想怎么写就这么写,这才造成了这么多明显的硬伤。

  本篇文章指出南怀瑾的错误,并没有贬低南怀瑾的意思,只是为了对大家负责,免得不明就里的读者,误把这些错误也当成是正确的理解。

  对于南怀瑾这个人物,我们是很尊重的,对于南怀瑾在中国文化方面所作出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指出并纠正南怀瑾的少部分错误,想必南怀瑾的在天之灵也是欣慰的。

  所以,我们对南怀瑾,称其一声南师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不能因为南怀瑾有许多值得赞叹的方面,就把南怀瑾看得十全十美;也不能因为南怀瑾还有不少的错误,就对他全盘否定,甚至骂他为骗子、邪师,这两种态度都是不可取的。

  至于“否之匪人”、“同人于野”、“艮其背”这样的断句错在哪里?否、同人、艮这三卦该如何理解?还有履卦的六爻又该如何理解?将在以后的文章中,再跟大家分享。

  为了维护和发扬中华文化,请不要胡编乱造《易经》中没有说过的话

  用孔子《易传》的思想,读解《周易》的益卦,感觉非常通顺

  站在道的高度,让心灵跳在空中看自己,才有智慧看清一切

  齐物论说了什么,只要对比我们和别人的不同理解就知道了

  举报/反馈

上一篇:亥时(亥时出生的男孩命运)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