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师(玄学大师穿七零)

原标题:玄学大师:玄学生意火爆【大师】们找到财富密码?  玄学是中国最神秘的遗产之一,从起名到丧葬,每个人生重要环节都可以依靠玄学来消弭对未知的焦虑,这种焦虑与文明程度并不矛盾。

  随着经济的高度发展、物质极大丰富,人们有更多获取信息的途径同时,焦虑也成了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鸡娃、996层出不穷。算命占卜成了现代人应对焦虑最快捷的途径,上至马云建楼看风水下至普通大学生“水逆”算星盘,都映射出人们对未知不同程度的拜服。

  自从这个闷声发大财的行当搭上互联网后,参与者越来越多,但这到底是一本万利的财富密码,还是割韭菜的把戏,仍需消费者谨慎看待。

  、

  虔诚与戏谑共存:

  玄学消费者年轻化

  “这个时代一直强调‘快’,但我就是快不起来。你看我马上30岁了,眼看着别人都风生水起的,着急啊。老话常说‘人各有命’,那我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命?”

  小廷是个慢性子,在一个并不出名的211大学冷门专业做了四年“学酥”,日常喜欢做些“无聊的小事”。如今毕业六年仍难拥有小红书上人手一套的loft,看着同学们毕业之后不是工作安稳就是已经成家,小廷也慌了。

  在以前,一旦有这种疑惑,立刻会有熟人为你推荐一位口耳相传的半仙,心诚求得大师箴言,这辈子人就“活透了”。

  如今,占卜算命已经是一个有着成熟盈利模式的行业。玄学狭义上是指道家用于安身立命的玄学五术:山医命相卜,大部分东方玄学产品都脱胎于此。在具体工具的选择上,既有中国传统的四柱八字、梅花易术、七政四余、六爻,也有外来的西方现代占星术、塔罗占卜等。大师们也不再仅存在于山野,B站、微信、短视频平台、淘宝、咸鱼、APP,都可以是玄学从业者的主阵地。

  B站独有的互动视频的形式,让选牌过程十分具有参与感

  小廷在机缘巧合下选择了一位塔罗牌大师话梅,起因是朋友在朋友圈分享的聊天截图和大师微信二维码,辅之以文案“很准,快加她”。

  “朋友推荐必然有点东西”,小廷立刻扫码加好友。通过后问大师什么时候能算,大师无言,只甩来一张价目表,还没等小廷回复,又说第一次分享朋友圈免费算,不分享一次666,且要提前一天告知问题。再追问怎么算,大师缓缓打出“别问那么多”。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曾对国民占卜现象做过调查,结果显示,每四个中国人中,至少有一个曾接触过占卜之术, 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日常行为会受到占卜结果的影响。

  命相八卦、星座塔罗等等玄学界的“显学”,在科学昌明、教育普及的年代本该销声匿迹,但现实中它们仍然存在着广阔的生存空间。生活在大城市、初人职场、处于职业发展的起步阶段的Z世代拥有完整的教育经历和较好的职业发展路径,这些人理应对占卜术持否定态度,而事实上,小廷们正逐渐成为线上玄学产业的主要参与者。

  网易数读针对1789名受访者的调查数据显示,30 岁以上的受访者有过星座罗盘和塔罗牌占卜经历的人数占比为 41.29 %,而 30 岁以下的年轻人占到了 62.05%。

  哪怕没接触过占卜,娱乐化的迷信也层出不穷。大年初五是传统迎财神的节日,最热闹的祈福地不是寺庙,而是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各式各样的财神刷了屏,狂欢后也让人疑惑:难道财神会上网?

  从转发锦鲤祈福再到电子时代的新民俗,近年来,互联网祈福成了网民每个节日、重次“水逆”、甚至是日常出行的必修课。每个祈福文章、图片、人物都成了一个巨大的许愿池,人们用转发和点赞代替投掷硬币,试图“蹭上好运”。

  线上占卜算命更像是互联网祈福的升级版,同样受众无数。算命公司“高人汇”的创始人袁钰膦算过一笔账:“中国约有14亿人口,16~50岁的目标用户占比约45%,其中付费用户约16%,他们年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费为1000元,合计下来,玄学行业就是超1000亿的市场。”

  、

  一本万利的财富密码:

  95后“大师”月入20万

  玄学之术古往今来一直是个闷声发大财的行业,但是在与互联网的魔幻联动下吸引了更多的玩家入场,难免引人关注。

  尹力就是被吸引入局的“后天努力型大师”之一。

  原本在北京从事电影宣发的尹力,去年大半年颗粒无收,只好在家放假,“刚开始在家里一天能睡三十个小时,再起来通宵玩游戏,慢慢觉也睡不着了,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掉……”疫情影响下电影行业迟迟未见起色,公司还时不时冒出要裁员的消息,压力让尹力寝食难安。第一次求助于占卜的时候,她已经觉得自己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快撑不下去了。

  尹力先是求助于八字。八字师傅告诉她,她这两年感到无力,是因为正在走一个叫做“枭神”的大运,这是一个被限制、缺乏资源支持的运势。好在一个大运十年,马上就要过去了,下一个大运有可能进入体制内的单位,有进展但不会是变革性的突飞猛进,再下一个十年可有一番作为。

  这个结果对于她来讲是莫大的慰藉。“尽管目前一时一地处于迷茫的状态,但未来有希望。后来想想,觉得特别有道理。我是从十八线城市考上名牌大学,留在北京,从出类拔萃到芸芸众生,的确需要经历一个转变的过程。”

  塔罗牌占卜师经常会在朋友圈发用户反馈

  自从知道了自己未来仍有希望,尹力每天除了寻找新的机会也会关注一些跟八字命理有关的知识,“不能总是闲着吧”。去年3月,尹力陪丢了猫的朋友到线下找一名塔罗师算猫去了哪里。尹力好奇也占卜了一次,再次刷新她对神秘学的认知。“我都没有说,塔罗师就直接用塔罗牌准确算出了我的现状,太神奇了。”尹力还观察到,塔罗牌比八字简单好上手,又能解决当下的问题,她决定要学习这门技艺。

  就业市场不稳定、经济震荡,导致2020年成了玄学生意爆发的一年。

  “占卜师们自己都没算到生意能这么好。”通过咸鱼、微信从事塔罗牌占卜、教学多年的95后巫果,明显感觉到疫情以来行业的变化。

  首先是咨询用户的多元化,“以前多是年轻女生来占卜运势,今年男生也来了,30岁以上的人也多了许多。占卜最多的问题也从风花雪月变成了什么时候能找到工作”;其次收入增长,疫情期间他的月流水首次突破20万元,比平常月份增加了30%;最能让他感觉到行业变化的是,前来学塔罗牌、希望把它当成生计的人在变多,培训班徒弟由2019年同期的50多人增长至200多人,“知道这行赚钱,都想进来吃肉”。

  塔罗牌占卜学习班也逐渐增多

  在塔罗师的介绍下尹力一咬牙报了价值6800元的“缘分班”,学了四个月塔罗牌、星座知识,通过了考试,算是入了门。之后,尹力一边备考家乡的公务员考试,一边通过微信给身边的朋友们占卜,再靠朋友们介绍新客户。基本业务就是给人占卜收费,费用在30元~300元不等,以及售卖一些水晶转运周边。

  过了几个月,仅仅依靠私域流量裂变,尹力的月流水就达到了3万,业务从塔罗牌、算星盘扩展到起名,一应俱全。“算姻缘、前途、偶像星运、基金走势的什么人都有,现在都是预约制,一天花费的时间不到2小时”,尹力告诉《电脑报》就算自己成功公考上岸也准备一直做下去,毕竟“起个名字就能赚300,很划算”。

  巫果对这种“热情”显得有些冷淡:“愿意花几千元学习塔罗牌的人多了,真心对塔罗牌背后文化好奇的却少了。”很多学生没耐心听塔罗牌的发展过程、卡牌故事,只想知道从哪个平台可以最快的引流、有哪些话术能显得“很专业”,这让巫果有些无奈,后来干脆将运营塔罗牌占卜账号、引流变现方法拍成了付费课程。

  想“恰快钱”的人多了,行业也变得鱼龙混杂。“有学生学了一个月不到马上去给别人低价算塔罗牌,把A的占卜信息发给了B,B还夸算得真准。”

  、

  投资者趋于理性:

  闷声发大财

  无论是依靠私域流量,还是靠线上渠道引流,都只能算是玄学赛道的低端玩法。在整个复杂产业链里,风投搭台、玄学大师打造IP唱戏才算是高端玩家。

  但无论哪个级别的玩家,变现都是最终的需求。在玄学产业中,产品变现主要有三类:服务类、工具类和内容类。

  尹力们这种一对一的线上占卜活动为服务类:完全依赖口碑,变现快但天花板也低。毕竟有能力的占卜师精力有限,盲目增加人手或加速引流,口碑又难积累。

  工具类产品是指依靠数据设置固定内容,测算名字、星宿、运势、查询万年历等功能的小程序、网页或APP,。这类产品制作门槛低,只需要在市面上找一本相关书籍,雇一个程序员就能自主研发,同质化在所难免。

  内容类难度大、盈利也更可观,多是以低成本的玄学内容创作吸引忠实受众、孵化为知名IP,再卖出变现。如今坐在电子烟牌桌边的YOOZ柚子创始人蔡跃栋便是依靠高价卖出“同道大叔”这一自创IP,成功从自媒体人变身拥有上亿资产的富豪实例。

  但在玄学圈,一夜暴富的只是少数,因风险而熄火的先例倒是不少。

  前述塔罗牌、星座属于年轻人的最爱,呼声虽大却难有规模效应,在玄学界最吸金的还是风水学。2018年,神棍局在微信公众号发力,短短几个月内,以仅8个人的团队,将风水与热点企业、著名地标结合,写出了数篇10w+文章,收割了近35w粉丝,获得超千万的投资,被期待成为中国版新天地集团。最后还是“止于话多”,被潘石屹一纸令状告上法庭。

  神棍局败诉后,原先的公众号注销。

  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截至 2018年9月,占卜算命赛道中已经融资的项目共计20个,仅星座女神一家就获得了3000万的融资。而在神棍局偃旗息鼓后,这股玄学投资热也冷静下来,截至2021年3月没有任何融资消息。

  归根究底,是行业的基因限制。算命占卜,本身就具有封建迷信的色彩,注定在现有政策法规下无法快速成长。

  除了政策影响,从业者真假难辨,行业难设标准的问题也让投资者望而却步。

  “占卜算命,就如同知识付费一般,仅仅存活在当代人的焦虑之中,而且没有知识只有未知。”小廷感觉自己就经历了一次割韭菜式占卜,占卜师话梅告诉他,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把长处和注意力应该都放在事业上,把握那些能把握的事情,努力就有回报,“这不是避重就轻吗?父母总是说错过某个时间点以后就更难,我只是想知道哪个时间点我才能跟其他人一样,而大师并没有帮到我,只会给我推荐转运水晶手链。”

  、

  以未知抵抗未知只是安慰

  明明是相信科学的青年们,为什么让玄学会再度火热?

  “外部社会的变动、阶级流动的停滞以及意义感缺失都会引起人们的焦虑,这种焦虑会形成某种精神需求,需要形而上的途径解决。“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讲师邢婷婷解释,在社会时间不断加速的情况下,个体对社会时间的把握往往缺乏宏观性和主动性,人们生怕“赶不上趟”、担心错过了某一次机遇或某个时间点而被时代所抛弃的心理状态让玄学代替心理学成为新型精神依靠。

  “信”不代表“迷信”,靠占卜过活的年轻人们,只要不沉迷其中未必是什么坏事,从中汲取能量作为动力好好生活也未尝不可。需要牢记的是,解决眼前的困境仍需依赖自身,相信自己才是转运的关键,而非盯紧钱包的“大师们”。

上一篇:星座之最(12星座之最)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