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妹:如何理解“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这句话?

归妹:如何理解“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这句话?

归妹:如何理解“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这句话?

归妹:如何理解“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这句话?

归妹:如何理解“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这句话?

帝乙是商王朝末二代帝王,是商纣王(帝辛)的父亲,也是商王文丁的儿子。周人势力的发展,如剧了与商王朝的矛盾。帝乙的父亲文丁先赏後囚,弄死了文王的父亲季历,商周从此结仇。季历死,子昌继位,是为周文王。文丁死,子乙继位,是为帝乙。帝乙时,商王朝经常与夷方发生冲突,又与周族结仇,形成双线压力。为了缓和与周人的矛盾,帝乙以和亲政策笼络周文王,不惜“以天子贵妹而能自卑,顺以变节而欲承阳者”,把其妹下嫁给已经有正室妻子的周文王,使其妹成为周文王的侧室,成为了商周角逐的政治牺牲品,这就是有名的历史事件――“帝乙归妹”。“帝乙归妹”的实质就是一场政治交易。

归妹:如何理解“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这句话?

归妹:如何理解“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这句话?

《诗经·大雅·大明》记载了帝乙归妹这一历史事件:“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

其中“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是交待周文王和有莘国之女太姒的婚姻,这是文王的正婚,太姒是文王的正妻,他们的婚姻被称为“天作之合”。

“文王嘉止,大邦有子。大邦有子,伣天之妹。”这一句是说文王既成正婚,大邦商却又要归妹于文王,所归之妹被称作“伣天之妹”,意思就是窥天的间谍,揭露出帝乙归妹的政治目的,这场婚姻实质就是一场政治交易,是后世和亲政策之滥觞。

既然是一场政治交易,就要把政治的文章做足,于是“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文王占卜了其吉凶征兆后,亲自到渭河边迎亲,弄出了好大的排场。婚礼的排场很大,但其实质却是一场政治表演。文王的爱情还是在正妻太姒身上:“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缵女维莘”。

帝乙归妹虽然暂时缓和了商周矛盾,但并没有改变周人取代商王朝而王天下的鸿愿:“长子维行,笃生武王。保右命尔,燮伐大商。”文王与太姒生育嫡子十人,长子早亡,次子周武王最终完成了灭商的大业。“帝乙归妹”最终并没有挽回商王朝灭亡的命运。

《说文》:“袂,袖也。从衣夬声。”联袂:手拉着手。意指共同合作。袂以藏手,故袂常借指手。联袂指联手;解袂指分手、离别。

“袂”在这里借代衣服、服饰。古代“垂衣裳而天下治”,服饰是有严格的等级规定的。地位高则服饰良。

《说文》:“良,善也。从畗省,亡声。”《论语》:“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朱注》:“良,易直也。”《正韻》:“器工曰良。”《礼仪·士昏礼》:“御衽于奥,媵衽良席在东。”《注》:“妇人称夫曰良”。

“良”在这里指服饰等级高。

月几望

农历初一月暗谓之“朔”,十五(月中)月圆谓之“望”。“月几望”指月亮接近圆满而尚未圆满。“月既望”则指月亮已经圆满。《易经》以坎为月,坎爻得中象征月已圆,即“月既望”。“月几望”指在月圆之前。

下面切入正题。《周易》盛于商周之时,多言商周之故事,《归妹卦》亦多以商周之事为时代背景。卦之五位是至尊之位,至尊者归妹,莫若帝乙,故《归妹卦》六五爻辞曰“帝乙归妹”。帝乙之妹,身份尊贵,相对于其它妇女而言,则其为君,故帝乙之妹在这里居尊位而称“君”。帝乙之妹下嫁文王时,文王已经大婚,结发之妻就是太姒,故《归妹卦》六五为帝乙之妹,则上六为文王正妻太姒。帝乙之妹虽贵为君,但却下嫁而为人妾,非正室也。于国则为君,于家则为妾,这就很令人尴尬。于国而言,六五为君,上六为娣也;于家而言,六五为妾,上六则为妻也。

古代服饰是由等级规定的,帝乙之妹下嫁文王,归而为妾,故其嫁装服饰之等级当然不如妻的服饰等级高,故曰“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帝乙归妹,本就是一场政治交易,碍于商王朝天子的情面,爻辞很不好写,于是系辞者顾左右而言它,轻描淡写地说:“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意思就是“以天子之妹而能自卑”,下嫁诸侯而为侧室也。故《象传》也就事论事地附和:“帝乙归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接着又马上打圆场,补充说:“其位在中,以贵行也。”意思就是说,帝乙之妹,身份高贵,不会和媵娣们去比衣饰的良否。爻辞,象传如此不厌其烦地说,可谓欲盖弥彰,令人更加尴尬。商与周通过联姻,虽然两只手拉在了一起,却让人感到浑身的不自在。联袂并未联心也,“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在这里也暗中影射商周联袂并不牢靠,帝乙之妹很难真正牵手周文王,并不如有莘国太姒与周文王牵手牵得牢靠。

《归妹卦》六五在坎体,“坎为月”;又六五得中位,月得中则圆,故这里取象应为“月既望”。“月既望”象征文王已经大婚,婚姻已经圆满,这就说明帝乙之妹是在文王已经大婚之後才嫁过来的,归而为妾。这就是《诗经》中所谓“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大邦有子,伣天之妹。”文王正妻太姒是有莘国美女,和文王感情很好,故称为“天作之合”。古有莘国在今陕西省渭河边合阳县,故曰“在洽之阳,在渭之涘。”帝乙之妹是商王帝乙之妹,周人称商为大邦,贬自为小国,帝乙归妹是在文王大婚之後,故曰“文王嘉止,大邦有子”。“嘉”是古代五礼之一,这里特指婚礼。帝乙归妹是有政治目的的,帝乙之妹无疑是商朝安插在文王身边的坐探,故被称为“伣天之妹”。帝乙归妹如在文王大婚之前,则帝乙之妹归而为妻,则吉,故曰“月几望,吉。”而事实是文王已经大婚,所谓“月既望”。“月既望”即文王嘉止,婚姻已经圆满,帝乙之妹只能以尊下嫁,归而为妾,实不吉也。“月几望,吉”实是一句悔恨之语,意思就是月圆之前则归为人妻,故吉;月圆之後则归而为妾,失了先机,实为不吉。

帝乙归妹,是典型的政治婚姻,实质就是一场政治交易。其结果就是暂时缓和了矛盾,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帝乙归妹”虽然暂时缓和了商周矛盾,但周人代商而王天下是迟早的事,帝乙之妹只不过是商周角逐的牺牲品而已,君子当知其弊。就帝乙之妹个人而言,下嫁给周文王时,文王早已娶太姒为妻,婚事已成,象月亮已圆满。帝乙之妹以尊贵的帝妹身份下嫁文王,却反归而为妾,确实尴尬。心里想着,假如文王未婚该多好啊,那样就名正言顺地成为文王之妻了。“月几望吉”就是一句怨恨叹息的话。

(图片来自百度,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水木伤官;伤官格什么意思
下一篇:周易生肖:易经十二生肖人生预测

相关文章